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評談

司馬南:黨內派別分歧公開化?

2013-10-28  作者:司馬南  來源:司馬南博客  

核心提要:一個叫王長江的人,新近被聘為上海市政府的決策咨詢委員會委員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信號, 有人把它理解為黨內不同派別分歧公開化的標志。為什么要這么說呢?王是中央黨校黨建部的主任,這個“黨建專家”,他提出一個荒謬的主張:中國共產黨有自己的利益是理所當然的,中國共產黨要以法律的形式明確自己的利益。他這樣的主張已經說了很久了,鮮有公開批評。我很不客氣地指出此人的根本的錯誤。他在網上公開對我施以反駁,不反駁我還不知道中央黨校的黨建專家有什么樣的理論水平,他這一反駁我才知道了原來他的立論與中國共產黨沒有任何關系, 主張之荒謬簡直不可思議。 作為中央黨校的教授, 他提的主張等于完全改變中國共產黨的性質。

  2013年10月26日,英國媒體《華聞周刊》就三中全會若干基本的、敏感的議題采訪國內一些熱衷于網上政治話題活躍的議論者,其采訪的內容已由該報節選刊出。(鏈接>>>)   下面是采訪本人的速錄稿.中間幾個問題我沒有思考未作回答,故序列數字或有跳躍。其中談到黨內不同派別分歧公開化,敬希讀者留意。

  1、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最近發起了“批評與自我評判”的運動,您認為這是不是十八屆三中全會將要推進黨內民主的訊號?為什么?

  有人把它解讀為三中全會將要擴大黨內民主,我覺得這么理解也不為過。但是習近平講“批評和自我評批評”,更多的是從黨的建設舊有、老的思想寶庫中尋找理論武器,加強黨的建設有關, 這種加強黨的建設是全面的, 并不單指推進黨內民主。

  “批評和自我評批”是黨的三大作風之一, 長時間以來被視為中國共產黨之所以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有力的法寶. 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上, 批評和自我批評被定性為"三大作風"之一, 另外兩條則是"理論聯系實際"與"密切聯系群眾".   黨的建設主要是通過“批評和自我評批”在黨內實行民主集中制來實現的。熟悉和了解中國共產黨黨史的人都非常清楚,毛澤東之所以能夠贏得天下, 乃是因為毛澤東有那么幾下子. 這幾下子概括地說,一是"黨的建設", 二是"統一戰線",三是"軍事斗爭"(這個軍事斗爭在今天, 大概要改為經濟建設實踐能力了). 這三方面是共產黨的看家本事。幾代領導人經常掛在嘴邊上的學習總結治國理政的經驗提高執政能力一類的說法, 其實就是要把老祖宗那兒繼承下來的"看家本事"用好. 批評與自我批評就是看家本事之一。  習的說法顯然具有針對性,批評和自我批評就是要破除黨內一團和氣,某些組織抱團腐敗, 是黨的宗旨不能容忍. 在新的時期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 核心是解決黨的凝聚力動員力組織力戰斗力下降的問題. 面對新形勢、新任務, 本該厲兵秣馬圖強奮進, 但很多人不思進取長了些壞毛病,這些毛病是人民群眾痛恨的, 因而也是致命的 . 你們一定聽到了習近平關于轉變作風一系列講話中所提到的那樣一些具體的表現, 這些人民群眾痛恨的黨內較為普遍存在的工作作風上的問題, 說到底無非是忘記了目標失去了斗志貪圖享樂混吃等死。

  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就是加強黨的建設的過程. 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中,離不開批評和自我批評這個武器。   不知道你們在英國有沒有機會看到中央電視臺的新聞節目, 習近平和其他常委分頭到各個省市區, 參加黨委學習會. 會上就干一件事一一 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   批評, 是指出別人存在的問題;   自我批評, 則是自我檢討捫心自省, 求得大家幫助.   這些批評和自我批評的內容, 包括: 在政治上指導思想是否正確, 大是大非是否明辯, 工作作風是否渙散, 工作態度是否積極. 當然也包括,手腳是不是干凈, 要檢查"口袋里的問題", 檢查"褲腰帶下面的問題" .   這個活動被概括為"群眾路線主題教育活動".“批評和自我評批”是在這個主題教育活動中普遍采用的辦法。如果有人就把這樣的形式理解為"推進黨內民主", 我不反對, 因為基本意思沒有變,無非是用什么詞去概括罷了。

  至于這樣的提法和這樣的做法究竟對十八屆三中全會將產生什么樣影響. 我更傾向于認為十八屆三中全會上會認真總結這一段時間群眾路線主題教育活動的情況, 把批評和自我批評搞得更真實更扎實更有效, 從而避免走過場.現在有個詞"臉紅出汗",這是對于批評和自我批評民主生活會具體效果的要求。

  媒體報道說, 黨委民主生活會效果都不錯,但是絕大多數老百姓,還處在姑妄聽之的階段。

  2、中國民間輿論對于“黨員干部財產公開”的呼聲一直很高,但在實際操作中政府卻沒有明確的舉措。您認為十八屆三中全會是否會對這個問題進行討論,能否決定施行黨員干部和政府官員的財產公開政策?

  民間對于“黨員干部財產公開”的呼聲的確很高,但網上這種以民意的方式表達的輿論,在操作上具有多大的可操作性?   拿人們常說的美國的民主制度來說,所謂財產申報的規定,是最近30多年的事,還屬于新生事物啊.也就是在中國文化革命之后,大約是1978年, 美國才有"政府道德法"。依照此道德法,才有了"財產申報制度"。那么問題來了: 在此之前,美國是不是民主國家?   美國所謂財產申報制度規定, 只有兩院議員、行政當局重要的幕僚和頂級官員才需要財產申報。而不是什么"黨員干部財產公開", 這里面差別是很大的.   有人以為美國有財產申報制度, 美國所有官員都需要申報財產, 沒有這回事, 這是以訛傳訛。而且, 個人申報, 并不包括從政府得到的工資收入。至于政客配偶的收入,只需報告來源,無需申報數目。政客在申報財產時,只需報告用于投資和創造性收入。若干子項的具體的規定具有很強的技術性, 正因為如此才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

  我這樣說, 可能有人會不耐煩,讀到這兒會認為我是反對“黨員干部財產公開”的,恰恰相反,我完全支持“財產公開”。但要在"黨員干部"這樣龐大的人群中實行財產公開制度,絕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 需要技術上細節上的準備。因為如果準備工作不充分, 公示的結果會導致更加復雜的局面,那就不如完善好準備工作后再實行。

  此外, 哪些人需要公示?哪些人不需要公示?公示給誰?監督其公示內容是否準確的機構是誰?(美國的財產公示檢驗工作是由政府序列的單獨的道德委員會監督的, 而不是在三權分立的的框架下由兩院或者法院來進行的)。   很多人因為痛恨腐敗,所以他們思考這個問題有的時候有一點急. 一著急就容易把一些具體的措施和辦法當成靈丹妙藥, 以為一個久病之人只要找到了一副靈丹妙藥, 此藥下去必然大奏奇效. 中國大陸一個刑滿釋放人員叫胡萬林,他就是利用人們的這種有病亂投醫的心理, 無論什么病到他那里都是一劑藥一一大量服用服用芒硝水,結果連續非法行醫致死人命, 剛剛出獄又非法行醫治死了一個22歲的大學生.   尋方治病希望一招制勝, 這種心是好的, 但事情哪里會那樣簡單呢.克服黨內的腐敗現象可能比給一個人治病更復雜. 這里水很深,學問很大,工作很復雜。即使在中國推行財產公示這個具體的辦法,也有個復雜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我個人的看法是十八屆三中全會對這個問題不會有具體的說法。

  3、十八屆三中全會是否會重點處理黨內的腐敗問題?如果觸及,可能會到什么程度?您對黨內的腐敗問題有何看法?對處理這個問題有何建議?

  網上有傳聞十八屆三中全會會重點處理黨內的腐敗問題,我愿意相信這些是真的。官員鬧腐敗,鬧到民怨沸騰的程度,不僅有違黨的宗旨背叛了自己入黨時的理想, 也是天理不容的。痛恨腐敗抑制腐敗根除腐敗, 在這個問題上人們的看法空前一致.   但是說道關于形成腐敗的原因,人們的看法就不一樣了. 有人認為腐敗是"一黨執政"的必然后果。但研究新加坡和香港,我們卻不難發現,港英當局統治時,沒有政黨政治自由,卻成功的解決了腐敗問題。新加坡長期一黨執政,廉潔指數卻是全世界最高的。

  相反的例子多的很, 比如,在亞洲被稱作"美國民主櫥窗"的菲律賓,完全照搬美國的民主模式, 但這么多年來, 政府腐敗毫無效率, 國家治理得不敢恭維. 再看一看我們的老鄰居, 人口基數與我們差不多, 建國比我們早一年, 一直實行的英國民主制度, 其國家建設發展水平、社會綜合進步指數、以及廉潔指數究竟怎么樣呢?透明國際的數字表明, 印度的腐敗比中國要嚴重.   再說俄羅斯, 按照西方政治家的標準, 俄是實現了政治轉型的國家. 在今天的俄羅斯,共產黨曾經一度被下課,被宣布為非法,但是轉型之后的俄羅斯的腐敗怎么樣呢?按照透明國際的標準, 俄羅斯的腐敗比中國的腐敗還要嚴重一些 . 一位俄羅斯的官員說得非常逗,他說: 俄羅斯和中國都腐敗,但是俄羅斯的腐敗和中國的腐敗不同,中國官員一邊腐敗一邊干事情,而俄羅斯的官員一邊腐敗一邊喝伏特加……   腐敗問題必須解決,解決腐敗有兩種模式: 一種模式是治病救人,另一種模式是弄死拉倒.國內外確實有一批人借著腐敗來發難, 試圖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多黨合作的基本的政治架構.   從政治哲學學理的角度來說, 如果有人堅持認為"一黨執政必然腐敗", 當然他有學術自由,但希望能從學理上論證的更嚴密、更充分.我剛才信手舉的正反兩個方面的例子,持此論者應當不拒絕回答這樣的問題.   同理,那些希望中國在不改變根本政治制度前提下清除黨內腐敗的研究者應當仔細地論證: 為什么在一黨執政多黨合作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下, 我們不能夠更有效地更快地清除那些黨內的腐敗現象, 讓人民群眾滿意呢?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黨內腐敗問題確實從沒像現在這樣嚴重。自十八大后,對清除腐敗中央一直保持高壓態勢,腐敗官員像割韭菜一樣,一茬一茬地揪出來,這說明中央在該問題上下了大氣力的。 今天的最新消息, 今年第二輪中央10個巡視組將分別對山西、吉林、安徽、湖南、廣東、云南、新華社、國土資源部、商務部、三峽集團開展巡視, 溝壑縱橫棱角分明一臉肅殺的王岐山親自部署。他說的非常明白: 就是要強化對一把手的監督。他認為, 盯住一把手就是準確、精到,抓住了反腐敗的‘根子’。王岐山說的很可能是對的, 十八大以來的經驗證明這個巡視組的做法也是很有效的. 這種有效, 不僅是指巡視組做法本身有效,而且還包括巡視組不斷探索的巡視方法行之有效. 比如, 巡視組要求從"干部擔任過一把手的地方“下沉一級”了解情況. 為什么要這樣呢?因為近年來查處的大批省部級高官中,很多干部是在之前擔任地市領導期間出現問題, 下沉一級有利于解決干部“帶病提拔”問題。   5.一直以來黨與軍隊的關系都是人們關注的焦點,您預計這一屆的三中全會會不會對此進行討論?您認為現在黨和軍隊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關系?對于這種關系您持怎樣的態度?   中共締造了一支軍隊,按毛澤東的定義, 這支軍隊是“黨的執行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這個定義從古田會議到現在就沒變過。我認為,這樣一個重要的原則如果在三中全會上被提到,只會被強調被強化. 只要中國共產黨黨的性質不變,"黨指揮槍"的這個原則就不會改變。今天的政治體制改革所謂的頂層設計,不應該包含對這個原理和基本架構的挑戰。

  我寫過一本書叫《民主胡同四十條》,其中有一個說法引起了一些人的興趣,我把人們喜歡討論的"軍隊國家化"喻作“使喚丫頭拿鑰匙”。   凡是實行軍隊國家化的國家,其政黨政治均為兩黨制或多黨制。 所謂“軍隊國家化”乃為兩黨或多黨制之下,政黨通過政府這個中間環節,輪流控制軍隊的具體模式。他不實行“國家化”,沒法操作,沒法弄啊。今天你上臺,明天我上臺,跟世界杯一樣,每四年就重新排序,最重要的軍權總是捏在冠軍隊一個隊,比如法國、荷蘭、巴西、德國、阿根廷,放在誰的手里也不行,好家伙嘛,您下臺了,不是冠軍了,您還捏著軍權?那哪成啊,其他人還不都急了? 所謂“國家化”,說白了其實是“被迫政府化”,“被迫政府化”就是哪個黨執政,哪個黨來執掌軍權——看看,熱熱鬧鬧地折騰一大圈兒,還是回到“由執政黨執掌軍權”現實上來。   “軍隊非黨化”不是什么“非黨化”,而是在兩黨、多黨背景下,無奈地尋求一種變通處理的“黨化多樣式”。既然頻繁地軍權交接很麻煩,干脆“使喚丫頭拿鑰匙”吧——直接交由政府掌管軍隊,而政府則由執政黨來組閣,由執政黨來掌管。

  近代以來的政黨政治中,不論其名字如何,政黨的本質無非是不同利益集團的代表,充其量是PART加上一個Y而已。各黨往往打出“全民福祉”旗號,羞于承認其政黨的階級性,有意掩蓋其軍隊的階級性。兩黨制、多黨制必然輪流坐莊,執政黨的更替如走馬燈一樣,PART加上“歪”,客觀現實決定了他們的軍隊不能為一黨直轄獨統單管。  挑明了說,只要政黨政治這種通過政黨來掌握國家政權、行使管理國家權力的政治治理形式不變,執政黨統領軍隊的大路數是一樣的。 中國的執政黨 WHOLETY(我造的一個詞),不是PARTY, 我們是在WHOLETY的領導之下,實行“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模式。在這個根本的制度體系之下,不存在世界杯賽制一樣花樣翻新的執政黨輪換上崗問題。既然如此,還有什么必要增加一個“中間環節”來對軍隊實行領導呢?還有什么必要實行所謂“軍隊國家化”呢?難道就為了與某國“看上去有點像”,“看上去很美”,我們就要改變自己根本的政治制度嗎?假如三中全會挑戰這樣一個制度,那就不是中國共產黨的第十八屆三中全會了。   6.黨一直很重視宣傳工作,您認為這一屆的三中全會召開之后,黨對媒體宣傳的管理力度是會增強還是放松?為什么?

  黨對媒體的管理,沒聽說過什么時候有意識地放松。從歷史上看,一直是加強、加強、加強,但我認為眼下最關鍵的問題是改善、改善、改善, 創新、創新、創新。   關于意識形態問題的嚴重性,習近平最近多次講到,中央也下發文件強調。但很多黨的干部還嚴重不適應在互聯網時代加強意識形態的工作。很多官員還習慣于閉目塞聽居高臨下,開個會、表個態、打個招呼、發個短信、打個電話來指揮網絡上意識形態斗爭,這好比是拎著一把紅纓大刀面對現代化的武器,耍得再漂亮也沒有用, 人們甚至都懶得看了。對于宣傳工作,空泛說加強是沒有意義的,重要的是怎樣改善怎樣創新,重要的是我們怎么學會在今天這個時代,運用互聯網把共產黨真心實意為人民服務的優勢和特色社會主義的道理講給人民群眾。

  過去,共產黨宣傳群眾發動群眾組織群眾,靠的就是意識形態宣傳工作,年輕的共產黨員們把道理講給貧苦的百姓,百姓一聽就懂, 一聽就信,一信就要鐵了心跟共產黨鬧革命。今天,為什么我們的優勢反而變成劣勢了呢?在這方面,我們除了要認真總結自己的歷史經驗,向前輩們學習以外,有一個現實的好榜樣擺在我們面前,這個榜樣就是美國。美國是我們學習的榜樣,美國不露聲色的意識形態宣傳的諸多的手法, 都是我們應當認真學習的。假如三中全會討論這個問題, 希望不要停留在加強,而要著力研究怎樣才能加強,怎樣收到宣傳的實效。   7.現在中國共產黨與其他黨派的關系是怎樣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后,這種關系會不會有變化?如果有,可能會朝那個方向發展?   謝謝您的提問,您的提問有一個預設的前提一一中國存在著其他的黨派。你知道的,那些罵中國政府獨裁的人是不承認中國有其他的黨派的。   共產黨和其他黨派的關系是多黨合作的關系,但是他們不是完全等同的,而是執政黨和參政黨的關系。在中國這是頂層設計的規則之一。在包括這個規則在內的其他的一些規則之下,形成了中國獨特的政黨政治制度。   新的三中全會必定是在這個政黨政治制度下,進一步強調 “長期共存, 互相監督,肝膽相照, 榮辱與共”十六字方針 。加強培養民主黨派干部,加強中國共產黨和民主黨派的協商制度,協商討論所有重大問題。重大問題事先通報,事后解釋,這都是共產黨的傳統,三中全會后中國共產黨或能做得更好。有些海外的朋友可能不清楚,事實上,各部委和省市自治區中都有些其他黨派人士擔任高級干部,包括任正職。

  有些人一提到政黨關系,喜歡用西方政黨理論格式化中國,要共產黨變成和其他黨派完全平等的黨。說到底,就是要解除共產黨的執政地位。這恐怕不行,因為不符合建國之初的政治設計,也是民族發展復興大局穩定所不允許的。

  說到中國根本的政治原理,習近平曾用一個最短的句子概括堅定的主張一一“黨領導人民依法治國”。這句話包括三個要點:"黨民法"。一、黨,指共產黨, 共產黨是執政黨;二、人民,如何體現人民當家做主呢?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及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三、法,黨和人民都要通過法來治國。所以,黨的領導、人民當家做主和依法治國這是一個問題的三個方面。我經常給外國朋友講解中國這個最簡單的政治原理,這叫"三統一原則"。不懂這句話就不懂中國政治。三中全會所有的決議文件說法必然是對這句話更加具體的闡述。   8.怎么看黨處理民族問題的政策?在民族問題上,目前有哪些難題迫切需要解決?對于西藏和新疆問題,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案?這一屆的三中全會是否促進這些問題的解決?   我看不出目前有做大調整的余地和空間。習仲勛誕辰一百周年專題片的最后一集,講述了他在統一戰線工作方面所做的貢獻 ,以及與新疆、西藏在內的上層人士和宗教人士有密切往來,新疆自治區和西藏自治區的建立都做出了貢獻。習仲勛善用黨的政策交朋友,根據少數民族地區的實際情況設定工作方針,報請中央批準又身體力行的去貫徹。因此,他在領導統一戰線時建立了不朽的功勛。用開放的心態來指導少數民族的工作,這是習仲勛重要的特點。我認為,這部片子實際上也表明了三中全會后黨對少數民族地區治理的一蘭想法。

  最近中共統戰部對于達賴喇嘛制造人為制造藏族孤兒事件表達了空前嚴厲的態度, 這里面釋放了一個重要的信號那就是對于民族分裂分子恐怖分子,中國黨和中國政府不會改變立場. 那些依靠外國勢力,吃分裂飯,通過造謠的方式來表達政治訴求的團伙今天的日子應該是不太好過,將來他們會更加難過. 因為因為他們的東家的經濟狀況不好,而中國發展改革的大勢,沒有人能夠改變.   10.在中國共產黨目前的三代權力核心共存交替時期,最大的問題是什么?十八屆三中全會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會議是否會為這樣的現狀以及問題找到解決的方案?

  "最高權力的和平交接"問題是民主問題的核心,這也是西方政治學的常識。中國共產黨自鄧宰政以來,鄧而江、江而胡、胡而習,……漸至形成了一個有規有序傳統。經過長時間歷練的最有威望的領導人得以脫穎而出,這種脫穎而是以復雜的形式呈現的:一、組織考察;二、百姓口碑;三、實際工作的考驗;四、類似英國元老院咨議(已經退下來的相當級別的老同志 提出參考意見,不是決策);五、一定范圍之內的票決機制。沒有剛才我說的這五個方面的變化就不會有今天中共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毫無疑問,這樣的方式選舉出的領導人比單純的票舉選出的領導人更具領導能力更有威望更能兼顧多個方面的利益。   有些人迷信票決。在中國的政治模式下,像奧巴馬這樣只當過一屆參議員的人成為最高長官是不可想象的。這是中國政治的一大優勢。這樣一個沒當過州長,沒當過市長的人,他憑借什么領導全黨領導國家?在美國,奧巴馬是當然可以的,因為真正決定美國政治走向和經濟命運的不是奧巴馬,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背后都受華爾街黨的操控。臺灣一人一票到目前為止選出來了兩個人, 一個叫陳水扁, 一個叫馬英九. 陳水扁的貪腐,全世界有目共睹; 馬英九的窩囊, 海峽兩岸的人民也看得很真切. 一人一票的選舉,并非是民主的全部,過分地夸大一人一票會使民主政治陷入歧途. 當年魏瑪共和國之后德國留著小胡子神經質的阿道夫希特勒擔任首相, 別忘了那也是一人一票票決的結果. 13億人的中國大陸采用一人一票的方式決出來哪個哪個人就擔任黨政軍的最高領導人,這樣的想法是更接近民主呢,還是更接近"右派幼稚病"患者?   11、在世界范圍內,作為一種信仰的共產主義面臨的形勢比較嚴峻,這樣的國際形勢會對中國共產黨的發展帶來什么影響?   猶如1927年的革命低潮,猶如1934年中央蘇區的失敗, 這是一個重要的考驗期。蘇聯帝國,被和平演變,突然轟塌為若干個國家,共產主義運動在世界范圍內遭遇重大失敗,這是不爭的事實。在這樣的情勢下,對中共來說,最嚴峻的問題是"如何生存發展和舉旗走路",把兩個東西結合起來就叫"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三十年來,這個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是走的不錯的。十八大以來進一步強調"中國特色"。對這一點,普通的老百姓的理解是,不再是蘇聯土豆加牛肉那一套了,我們自己搞了一套,有麥當勞,有饅頭,有二鍋頭頭,還有在可口可樂里面加了姜絲兒。   我們這套搞得怎么樣呢?現在看搞得不錯,經濟增長全世界一花獨放。中國經濟的的確確在相當程度上改變了中國的命運,在世界范圍內就發展而言也是可圈可點的。與中國情況相似的印度相比,我們似乎更有優勢。中國的領導人喜歡講"與時俱進",這當然概括的是基本事實。

  習近平最近的講話中強調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根本的標準是共同富裕。我的理解:無非你好我好大家好,而不能簡單地只有地產豪強集團好,美元買辦集團好。習近平的這個提法預示著三中全會必然務實地致力于解決兩極分化問題,致力于解決經濟發展之上形成的新的社會矛盾。

  您剛才提到的共產主義信仰當然要堅持,不講共產主義的信仰就不是共產黨員, 但是講法上和過去不完全一樣了. 這個變化是非常耐人尋味的,這個變化是中國黨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的具體的體現. 您發現了沒有?共產主義作為目標, 過去的說法與今天的說法有區別了,共產主義不再是像四十年前說的那樣說來就來了,很快就實現了,甚至把電燈電話樓上樓下都當成共產主義的標志. 今天,共產主義是我們的崇高目標, 是我們前進的方向,是人類的必然的命運, 但是,我們眼下還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初級階段相當長, 習近平擔任黨的最高領導人之后強調的"兩個100年"的目標, 很遠大, 很宏偉,很振奮人心,但是,都不涉及共產主義的實現問題, 中國社會還是處在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 具有共產主義理想的中國共產黨人, 深刻地認識到我們長時間處于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 這個初級階段的特質要求我們要學會資本主義社會的東西,通過學習資本主義超越資本主義。

  12.現在中國共產黨對港澳臺問題的未來態度是什么?尤其是面對臺灣的民主體制和文化反攻,中共如何應對?有哪些難題迫切需要解決?這一屆三中全會是否會促進這些問題的解決?   三中全會上,估計沒有什么特別重大的關于港澳臺問題的新提法。香港作為一國兩制制度創新的典型,這么多年平穩發展,英國那些不甘心退出歷史舞臺的人,也不得不承認一國兩制是成功的。當然,香港時有些小麻煩,當年被安插留下來的一伙子人喜歡鬧事,動輒就搞一些目的明顯的活動,甚至干脆把香港作為反共基地。這些人必須明白:一國在前,兩制在后。反對中國根本政治制度,鬧不出一個大天來。   自從陳水扁上臺,臺灣經濟發展基本處于低速甚至倒退的狀態當中。祭起了民主的旗幟,帶來了經濟的亂像,這樣的民主對于大陸來說,是沒有能力消受的。每年一千多萬農民工進城,一千多萬學生就業,穩定發展保就業,維持社會的穩定,這是大陸執政黨第一要務。民主的抽象的價值應當充分肯定,但是任何民主理念都必須以相應的制度來體現,都必須與社會發展條件相聯系。臺灣能做的事大陸做不來,大陸沒有那樣的本錢,沒有人均2萬多美元的優勢。我剛從臺灣轉了一圈回來, 臺灣沒落貴族的心態很強烈, 對大陸發展很羨慕很妒忌心里非常不舒服,又需要借助大陸的優勢來讓自己多賺一點錢,臺灣人的這種無力感和被邊緣化的感覺是很強烈的,連臺灣的那個龍應臺都到大陸來搞投資了, 您沒聽到這樣的消息嗎?   我不認為臺灣的所謂“民主模式”是大陸必須效仿的。臺灣自己玩得起,那是人家大戶人家自己吃奶油蛋糕當米飯。這種把奶油蛋糕當米飯的方式時間長了, 臺灣人自己也會厭惡的. 這一次我在臺灣和一些朋友交流, 很多人流露出對臺灣這種民主政治的懷疑. 打開電視機很多頻道, 小事大作打來斗去言辭激烈酷似文革在臺灣還在延續, 他們所爭論的不是國計民生問題,而是為了選票故意夸大自己故意抹黑對方, 這種小兒科式的政治表演癖變成一種社會病醫治起來恐怕有一個過程. 怕的是政治家樂此不疲, 但人民群眾已經沒有了興趣. 演戲卻鮮有人看, 對于表演者來說是一種無比的痛苦.   如果說臺灣問題是中國內戰的后遺癥的話, 那么臺灣的所謂民主政治的亂象,就是文革后遺癥在臺灣的延續.   臺灣政治家大部分的精力都用來對付政敵,大部分的精力都用來做秀,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拜選票,所以在這種票決文化的影響之下,政治家其實沒有多少精力用來真正的來解決經濟發展過程中的具體問題。作為中國的一個省,富貴人家嘛,可以試一試,榜樣的力量談不到,臺灣實際上今天的經濟發展嚴重地依賴大陸,越來越依賴大陸。如果不是因為大陸給臺灣這么多好處,臺灣現在的日子也沒有,馬英九應當感謝大陸政府,而臺下的在野黨的那些政治領袖也心知肚明。

  13.在這一屆的三中全會上,黨是否會對一些尚未正視的歷史問題進行反思?是否會作出糾正一些歷史錯誤的嘗試?

  一些人最近在北京搞了一些動作,希望對歷史上的運動,對于五十多年前(1957)發生的事情,對于二十多年前發生的(1989)事情,要三中全會能做一個了斷性的新決議,有人直言干脆搞它一個搞了一個"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新決議", 一吐心中的郁悶.   我的看法是, 三中全會形成這樣的決議,時機還不成熟,新的中央領導集體著眼點不在這里, 因為中國社會發展的困局關鍵點不在這里。   您知道的, 這些政治閑人、政治失意者、對政治問題不說就心里難受, 有了說的機會就亂說一番, 他們是"愚公移山"這個寓言中智叟式的人物 , 在這些人物中不乏歷史上個人利益受過一點小損失因此而心生抱怨者. 他們總是耿耿于懷,試圖藉此拼爭意識形態話語權.   海外媒體有些不了解中國社會的實際情況, 誤把這樣一些離心離德的、極端的、甚至仇恨性的話語, 作為中國政治的動向加以傳播和擴散, 這是很不智的. 有些其實也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內容, 他們享受著共產黨為他們提供的最好的醫療待遇, 兒子們都發財發得下輩子吃不完, 一把年紀了, 有政治思維和政治表達的欲望,無非白發宮女說玄宗, 其實這種折騰和老漢打門球蕩秋千唱歌跳舞沒有什么本質區別。

  14.本次會議是否會討論中國社會收入分配不均以及貧富差距較大的問題?可能會推出那些舉措?

  那是當然的了.   但會不會出臺一個很具體的政策通過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來調節社會收入分配不均差距較大的問題,我不確定,不知道。但是兩極分化擴大的事實,的確讓社會族群撕裂,引起人民群眾的強烈不滿和反彈,三中全會必須高度重視這個問題。

  今天中國社會,大家都罵利益集團,但誰是利益集團呢?每當到“利益集團”四個字和具體的人掛鉤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采取看不見主義和不承認主義。事實上,中國最大的利益集團有兩個,一是美元買辦集團,二是地產豪強集團。以北京的房地產商潘石屹為例,他手無分文,玩空手道,搞定幾個人而后拿下北京黃金地塊。潘石屹利用任志強的關系搞到了北京的四塊地,成就了他的商業帝國。三十年的時間不到,從零始財富直逾100億美元。在接受美國《新聞60分》采訪的時候,潘石屹的妻子張欣毫不隱晦地說:他們有100億美元資產,并且現在呢可以動用的現金有幾十億。   發財,財富的夢和財富的神話對任何一個中國人來說都是有吸引力的,但是通過什么樣的方式來攫取財富,這是社會發展走什么路線一個非常重要的標志。   假如潘石屹是一個制造業的大亨,假如潘石屹是擁有核心知識產權的高新的龍頭企業,假如潘石屹是個服務產業,是個連鎖巨頭等等,這都是可以理解的。偏偏是通過不正當的方式搞定幾個人,搞定銀行,而后從銀行拿錢,從官府拿地,而后建筑公司帶資蓋房子,然后搞一個銷售公司,從樓花開始賣, 這樣迅速做大的所謂“億萬富翁”,他對中國社會帶來的好處是什么?中國房價扶搖直上,這些人窮奢極欲,并且還要當意見領袖,對根本的政治制度提出挑戰。這樣的“利益集團”怎么能讓人民群眾滿意呢?怎么能讓人民服氣呢?

  您知道嗎?有一個叫王石的地產商提出來要搞一個企業家基金,什么意思呢?就是他們企業家中如果有人違法犯罪進去了,他們可以拿這個基金的錢堵上窟窿把企業家撈出來. 就是說,在中國有一部分人錢多了,他們膽肥了抱團取暖對抗官府, 他們要求有"特別豁免權"。

  貧富差距不僅表現在收入上的具體差距, 更多時候是低收入者被邊緣化、被污辱、被損害、被屈辱、被剝奪的強烈的"屌絲感受" 毫無疑問, 這是今天中國社會不安定、不穩定的一個重要的因素. 改革開放的成果應該惠及全體民眾而不應當只讓有錢人過好日子. 我相信三中全會在這個問題上會做一篇大文章.   15.中國現在的土地制度之未來會怎樣?新城鎮化政策對這個國家到底有利有弊?中國共產黨能否從根本上改變公有制土地政策?本次大會有可能提出解決辦法嗎?

  這個問題具有很強的專業性應當由專業人士來談。

  我只想說兩點:

  第一點、改革開放30年來, 在土地問題上, 決策部門犯有重要的錯誤,最大的錯誤就是允許地方政府賣地用于地方開支. 在中央和地方分稅制實行的時候,地方抱怨中央拿去的錢多了一些,于是中央就默許地方用賣地的方式來彌補財政開支的不足,當時誰也沒有料到這筆收入竟然如此巨大, 以至于地方政府的收益主要依靠賣地的錢.地方政府熱衷于賣地,這屆政府賣地, 下屆政府賣的更多, 于是城市建設攤大餅的現象越來越嚴重. 很多腐敗現象都和土地財政相聯系.這個問題產生于朱镕基同志擔任總理期間,他本人對此曾經也有過后悔的表示.。

  第二點、一些海外的經濟學家、一些給中央的頂層設計出主意的部門,也包括一些新自由派新自由主義者,他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要求中國實行土地私有化. 他們認為,土地如果不私有化, 中國改革便不能夠進一步推向前進. 他們還喜歡打著為農民的利益說話的幌子, 說如果不實行土地私有化, 農民的利益便不能夠得到保證. 我是不相信他們的鬼話的,在堅持農村土地集體所有制這樣一個根本的原則不變的基礎上, 完全可以運用其他的技術性的辦法來保證農民的利益 .比如土地使用權進入市場, 比如實行成都和重慶曾經搞過的地票的制度, 比如收取地產稅等等.   在十八大的時候,李克強總理提出城鎮化帶動中國農村的發展。城鎮化是一個新的增長點,是一個最后增長的依據,評價很高,說得很多,各種各樣的議論也很多。但是現在請注意,關于城鎮化的說法漸漸冷下來了,漸漸地理智了。我們看到有他方,把農民的房子拆了,然后土地被一些公司收去,把農村變成城市,小城市學大城市,縣城學省城,省城學國際化大都市,這樣所謂的“城市化道路”,“城鎮建設的路”,恐怕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這樣簡單地復制千城一面,使農民失去了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歷史上豪強兼并必會導致亂民出現。   18.您怎么看上海自貿區的建立?它是中國共產黨體制改革的試驗區嗎?中國共產黨能否取得未來幾十年的持續經濟增長?

  上海自貿區對于上海來說對于中國來說具有什么樣的意義可以從新加坡政府對這個問題的反應當中看出來. 上海港要擴大吞吐量成為亞洲乃至世界第一大港, 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要做好服務工作減少麻煩. 如果實行上海自貿區這樣的新制度, 那么到上海港來停靠的船就會迅速的增加, 因為你免去了報關等等一系列的麻煩, 這樣經靠新加坡港的船就會大大的減少,因為從地理位置上看, 上海更方便上海大城市更有吸引力。

  當然這些還不是上海自貿區的核心內容. 關于人民幣自由兌換問題, 如果上海能夠撒得開管得住大家都方便帶動上海經濟的繁榮和發展, 毫無疑問上海做法會讓全國其他城市也羨慕.上海自貿區足證中共致力于推動改革且探索新的路徑,就像當年在深圳搞改革開放畫了一個圈一樣,今天建立的上海自貿區,雖然其中內容很多人不滿意,但它具有典型的意義。如果失敗了,那就一風吹。如果成功了,有可能獲得批量復制,或將成為新一輪改革的增長點。很多人沒有看到上海自貿區的標志性意義,我認為這表明了中共高層對于改革堅定不移的決心。   其他想法:   海內外對新的三中全會寄予巨大的希望,這個三中全會能不能夠超過十一屆三中全會?現在看不太容易,但是我相信不會開成2003年的那樣一個無甚夸耀的平庸的三中全會。即使十一屆三中全會, 現在回過頭來看, 當時所形成的關于改革的決議并不很明確, 但"上下同其欲"一一對于改革人們有焦灼的期待. 今天對于十八屆三中全會人們的期待感也很強.   我們談了很多, 都是社會發展的問題,但是不要忘記三中全會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黨內的會議,核心還是黨的建設。本黨建設涉及到方方面面,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指導思想是什么。

  一個叫王長江的人,新近被聘為上海市政府的決策咨詢委員會委員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信號, 有人把它理解為黨內不同派別分歧公開化的標志。

  為什么要這么說呢?王是中央黨校黨建部的主任,這個“黨建專家”,他提出一個荒謬的主張:中國共產黨有自己的利益是理所當然的,中國共產黨要以法律的形式明確自己的利益。他這樣的主張已經說了很久了,鮮有公開批評。我很不客氣地指出此人的根本的錯誤, 他在網上公開對我施以反駁, 不反駁我還不知道中央黨校的黨建專家有什么樣的理論水平, 他這一反駁我才知道了原來他的立論與中國共產黨沒有任何關系, 主張之荒謬簡直不可思議。

  作為中央黨校的教授, 他提的主張等于完全改變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假如中國共產黨有了法定的自己利益的話,那么你憑什么一黨執政呢?一黨執政你必須天下為公,沒有自己獨立的利益,本黨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亦是本黨的利益。用毛澤東同志的話說, 除了為最廣大人民的利益而奮斗以外沒有任何個人私利可以謀求.   上海市委不可能不知道王長江的政治主張,上海市委不可能對王長江的政治主張沒有自己的政治判斷,既然如此還專門把王長江聘到上海黨部任"師爺"(舊中國叼著水煙袋戴著瓜皮帽在地上踱方步幫東家出主意的老謀深算者)您說這是為什么呢?   現在共產黨的宗旨沒有改變的的情況下,很多人化公為私,把自己的私利放大。如果我們在法律上也給他們這樣的空間的話,中國的腐敗分子只會更多。王長江這樣的黨建專家的主張大行其道,可見黨的指導思想混亂到什么程度了.黨的思想理論界的混亂不是一般的問題,在三中全會上應當進一步明晰堅定黨的指導思想。理論如果不徹底不能服人,要服人理論必須徹底。

  (司馬南改定于2013年10月28日北京南鑼鼓巷八號)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