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評談

趙東民:重走長征路的感想

2019-06-03  作者:趙東民  來源:強國論壇  

  重走長征路的感想

1.jpg

紅軍長征走過的大草地。

 前一陣子我從幾個網站微博上看到了一則《<抗美援朝>禁播始末》的消息,說是在中央電視臺前臺長楊偉光的主導下,于2000年封鏡,原計劃2001年播出的《抗美援朝》,因為個別大領導看法不一致而遭到禁播。認為,“抗美援朝的歷史意義早已過時”是禁播《抗美援朝》重要的一條意見。抗美援朝戰爭,說它是新中國立國之戰一點不為過。沒有這場戰爭的勝利,可能連我們當時的社會主義老大哥蘇聯也不會真正把新中國放在舉足輕重的地位,更不要指望以美帝為首的西方列強們會瞧得起我們。這場付出近二十萬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生命,對和平建設新中國具有偉大歷史意義戰爭,過去了不過七十年而已,就有高官認為其“早已過時”,那么距今八十多年的長征精神是否也“早已過時”?毛主席有一句名言:“奪取全國勝利,這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所以說,建國之初的抗美援朝戰爭也即是長征精神的繼續。目前沒發現有哪位官方大員公開認為長征精神過時,實際上在我們現實社會里,在人們心目中,長征精神的地位遠不及“孔子思想”是普遍現象。孔子死了幾千年了,他弘揚復辟奴隸制度的思想和受其復古思想主導的封建儒家文化在中國流傳了幾千年,到了現代仍然 被朝野官民們追捧著,國學學校遍地開花,尊孔拜孔熱衷一時,興盛繁榮的程度不亞于儒家文化在封建社會最鼎盛的時候。由此看來,一段歷史承載的精神和思想過時不過時和時間沒有關系,而是和當代社會人們流行的價值取向以及在此基礎上的社會意識形態有直接關系。改革開放四十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沉浸在生活水平大漲的表象中醉生夢死,貪圖享受大地主大資本家式的貴族生活,漸漸淡忘了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奮發圖強的建國之本為何物,從靈魂深處排斥共產主義信仰,排斥長征精神,排斥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精神。 只有專為剝削階級服務的孔老夫子思想才能滿足他們的虛榮心理,和讓他們找到脫離工農甚至凌駕于工農之上的,心安理得的過驕奢淫逸生活的理論依據。

2.jpg

“大渡橋橫鐵索寒”的瀘定橋。

      我從小就從電影里,從課本從老師那里知道紅軍長征。我也從小被長征故事中的紅軍英雄們深深地影響著。飛奪瀘定橋、翻越大雪山、走過大草地……紅軍經歷的那一幕一幕艱難曲折的影響,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里。然而,當我今年5月下旬重走長征路,身臨當年中國工農紅軍長征遺址現場,看到的和聽到的紅軍長征歷史故事,給我的震撼卻是前所未有!為了奪取瀘定橋,確保中央紅軍順利渡過大渡河,紅四團官兵在天下大雨的情況下,在崎嶇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進,一晝夜奔襲竟達240里。要知道,紅軍長征走過的地方基本上是平均海拔四千多米的川藏高原,道路崎嶇、空氣稀薄,天氣潮濕陰冷。我們坐著大巴沿著當年紅軍長征走過的地方都感到腰酸背疼,高原反應明顯,呼吸困難,穿著羊毛衫和三條褲子還凍得哆嗦,想想缺衣少食的紅軍是怎么一晝夜奔襲240里?還要和占據優勢地理位置以逸待勞,裝備遠勝于己的國民黨軍作戰。如果紅軍官兵沒有對共產主義的堅定信仰,沒有這種信仰基礎上形成的鋼鐵意志和紀律,戰勝這種非常行軍和其他一切困難是絕對不可能的。

e54cc0cb-1c61-49d0-a846-2b9d8730d866.png

《七根火柴》故事發生地。

      這次幸運的瞻仰了我在小學課本里知道的《金色的魚鉤》和《七根火柴》故事發生地。《金色的魚鉤》里的“老班長”,明明把釣來的魚給有病的小戰士吃了,自己啃他們吃剩下的魚骨頭。卻騙小戰士們說自己剛做好魚就先吃過了。當知情的小戰士堅決反對他的做法時,“老班長”盛怒的行使自己干部加黨員的“特權”,他對堅決想幫他分擔釣魚困難的小戰士嚴厲的說:“小梁同志,共產黨員要服從黨的分配。你的任務是堅持走路,安定兩個小同志的情緒,增強他們的信心!”長征途中,象老班長這樣“欺騙”戰士,在生死關頭,用“欺騙”或強硬行使“特權”的方法,千方百計的把生的希望留給戰友的干部黨員數不勝數,這就是為什么紅軍打不垮、跑不散的原因。過雪山途中,有的紅軍戰士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趁著能動,艱難的脫下自己所有的衣服,疊放得整整齊齊,留給其他戰友。過草地途中,有的體力不支的紅軍官兵為了不拖累搜救隊的戰友,爬到水塘草地里,用泥草蓋上臉裝死……《七根火柴》中那位躺在又冷又臟的污水里連挪動身體的力氣都沒有的紅軍戰士,信仰的力量在支撐著他的奄奄一息的生命,一直等到有其他紅軍戰友路過,當他鼓足全力,把珍藏在自己腋窩黨證里保存完好干燥的屬于大家的七根火柴交給路過的紅軍戰友時,終于安心的告別了這個世界……

微信圖片_20190601222015.png

夾金山,紅軍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

   1935年8月,當紅軍長征穿越草地,來到班佑村時,不少紅軍戰士缺乏食物,體力不支,在此等待后續部隊。就在等待中,700多名紅軍戰士,背靠著背坐著犧牲了。手握數百條槍的七八百人的軍隊,寧可集體餓死凍死,也絕不去打家劫舍,侵犯藏民財產,這在人類社會產生軍隊以來是第一次。也只有共產黨毛主席領導下的中國工農紅軍才能夠做到這一點。犧牲在班佑的紅軍官兵,集體用生命詮釋了什么叫工農子弟兵,什么叫為人民服務!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講:“長征永遠在路上。一個不記得來路的民族,是沒有出路的民族。不論我們的事業發展到哪一步,不論我們取得了多大成就,我們都要大力弘揚偉大長征精神,在新的長征路上繼續奮勇前進”。中國共產黨如何走好今天的長征路?2015年5月5日下午,習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二次會議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敢于直面問題,共同把深化改革這篇大文章做好。”黨的十九大報告更是明確指出,勇于自我革命,從嚴管黨治黨。“自我革命”是中國共產黨走好今天長征路的法寶。發起于2008年8月10日的陜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在其倡導工農維權實踐中也總結出,陜西毛學組倡導的工人維權“所體現出來的原則,絕不是一種維權方式的改良,而是工人在維權思想上的自我革命!”就是要通過自我革命實現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反對貪官污吏,捍衛《憲法》原則,確保勞動者的生存和平等權,克服妥協投降和自私自利的思想,團結起來,實現工人階級大聯合(陜西毛學組:《企業工人維權手冊》2008年11月3日陜西工人維權研討會內容,陜西辦趙東民案的公檢法機關有存檔資料。)。

6.jpg
 

    2014年3月9日,陜西毛學組臨時負責人趙東民在人民微博中留言:陜西毛學組從2008年8月發起后就一直把“堅持自我革命”作為基本原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把“自我革命”寫進了政府工作報告。可以證明,“自我革命”是中國發展大勢所趨,是解決中國所有問題的最好方法。而且就此觀點已經在黨內外產生了共識。我們都可以預言,“自我革命”必將是政治領域的流行語。而歷史發展到今天,自我革命不僅寫進政府工作報告,而且寫進黨的十九大報告,成為指導全黨的政治原則。誰能用事實指出陜西毛學組堅持的“自我革命”和黨中央提出的“自我革命”有什么本質不同呢?我認為黨群在“自我革命”的問題上形成了初步的默契和共識,這就是黨在新形勢下,領導中國各族人民在新的長征路上,經歷新的艱難曲折,走向最終勝利的最強烈的希望!
 

                                                                                                                    陜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臨時負責人

                                                                                                                                            趙東民

                                                                                                                                        草稿完成于2019年6月1日

                                                                                                                                         定稿于2019年6月3日

 

7.jpg

8.jpg

                                                                 紅軍翻越第一座大雪山夾金山的起點。       

9.jpg                                     

夢筆山,紅軍長征翻越的第二座大雪山。

10.jpg

紅軍長征強渡大渡河的渡口。

11.jpg

12.jpg

在瀘定橋上。

13.jpg

14.jpg

中國工農紅軍班佑烈士紀念碑。

15.jpg

新長征。

16.jpg

再現2008-2009年陜西毛學組引導工農維權的書畫藝術作品《三秦紅潮》。

001v4WmTzy7l0bZWKK3ff&690.jpg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紅色故鄉網公眾號 關閉 趙東民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