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評談

因莫迪訪問西安限制我自由質問趙正永書記(舊文)

2019-01-15  作者:趙東民  來源:趙東民  

?

  尊敬的趙正永書記:

  你好!

  印度總理莫迪訪問西安,和 會見前夕,我接到西安一個不明身份人的電話,問我知不知道中央首長要來,在哪下榻?我說不知道,對我的事情沒啥意義,所以也不關心那個。誰知這短短不到二十秒的通話,被你領導下的“有關部門”監聽到,并作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反應。閻良區政法系統在您的命令下,連夜晚緊急行動,先是警方傳喚“審訊”,再就是主管政法的干部帶隊對我24小時全天候貼身監視……

  記得2011年初我出獄后,電話聯系原來法律服務所的同事聚會,要大家到西北三路集合,結果等我到西北三路時,青年路派出所王兵等大批警察在君悅酒店樓下“恭候”著,路邊停著警用大轎子車,雖然警方發現不是我組織維權職工集合,是一場“誤會”,讓民警們不動聲色,低調撤離,卻在我心理給我留下深深的陰影。

  早在看守所里,我探視不幸亡故的愛妻的權利,和通信自由被非法秘密剝奪之后,就有人提醒我將來通訊也會被24小時監聽。現在看來的確是這樣了。2009年8月19日,在您參與指示下,陜西警方對我誘捕,并經歷長達一年多的調查,證明了我堅定信仰共產主義,愛黨愛國之志有目共睹!2011年5月上旬,主抓我案子的原省政法委書記宋洪武,通過省政府法律顧問給我傳話,讓我有困難可以給他或副書記寇昉寫求助信,我當即照辦。我在《幫助申請》中給宋洪武等寫道:“無論是出于共同信仰共產主義的政治感情,還是出于對一個在主觀上抱定維護黨和政府利益初衷的社會主義國家的公民,施以人道主義,我想省政法委領導是否都能夠考慮幫助我進行自食其力的謀生?”然而信以特快專遞寄出后,卻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事實證明,宋洪武實際上對我既不想講共產主義,也想不講人道主義!這就不難理解,我被誘捕后,盡管陜西警方全力調查,最后證實了我們維護《黨章》、《憲法》、《工會法》的真實動機,宋洪武仍然采取以權壓法的手段,強令政法機關迫害的我身陷囹圄,妻死兒殘。他傳話讓我向他求助,只不過想拿到他用專政手段未能逼我“認罪”的證據,為自己逃脫將來追責找擋箭牌而已。

  宋洪武已經下臺“失蹤”了,但是現在我無論如何堅持以言行努力證明我和黨中央保持一致,卻仍然得不到到趙正永書記領導下的陜西省委的個別大員的信任,這是什么原因呢?

  5月17日,陜西咸陽發生特別重大道路交通事故,被認定為重大責任事故。驚動國家安全監督總局,和最高檢。那么你領導下的“有關部門”事先為何沒有絲毫察覺?能否認為您指示他們把監聽的高科技用錯了地方?

  黨的十八大以來,陜西省級官員里,僅有原發改委主任祝作利落馬,還是被中央直接拿下的。其他省級官員都如處女一般純潔無暇?您領導的省紀委和“有關部門”,之前也沒有通過監聽等高科技技術察覺蛛絲馬跡嗎?因為“趙東民事件”曝出的陜西省總工會原常務副主席顧東武涉嫌貪腐,違規帶病提拔下屬等問題,您沒有指示省紀委和“有關部門”, 動用監聽等高科技進行調查嗎?還是您根本就是想庇護這些不法官員?我一直認為您是個務實干部,所以我寧可懷疑陜西既得利益的勢力之強大迫你無奈,也不愿意懷疑您對黨中央和 是口是心非,陽奉陰違的政治態度。

  2012年05月,原省委書記趙樂際在省委十二屆一次全會上的講話說:“要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實事求是、堅持真理、修正錯誤,認真落實民主生活會制度,正確對待他人,將心比心、換位思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始終保持坦誠、寬厚、公正待人”。很可惜在您領導下沒有很顯著的落實下來。這次您指示對我的監聽監視,說明根本沒有“修正錯誤”的跡象!

  趙書記,對我的這次監聽監視事件,我能否認為在陜西,只有宋洪武、顧東武式的官員踐踏《黨章》、《憲法》、《工會法》的自由,沒有我這樣理性的民間共產主義者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力所能及維護《黨章》、《憲法》、《工會法》的自由?這個局面還要延續多久?等您升遷或退休嗎?我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回復我。

  當然,如果七日內未收到您回復,或者地方政法機關替您給我“回復”。我視為您對我此信中,對您提出所有問題持肯定態度。我將考慮以法律范圍內所有形式,信訪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

  陜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臨時負責人趙東民2015年5月19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紅色故鄉網公眾號 關閉 趙東民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