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評談

鞏獻田:致北大邱占萱和原馬學會其他同學的信

2019-01-10  作者:趙東民  來源:紅色故鄉  

北京大學一位老共產黨員

致北大邱占萱和原馬學會其他同學的信

 51fa9623ta453f731aec3&690.jpg

趙東民(左)和北大鞏獻田教授(右)

占萱同學、馬學會其他幾位同學:

你們好!

本來我是打算2號下午找您談的,但是看到您31號寫的“迎難而上”后,我只好不顧感冒得厲害,元旦下午急忙約您談,是怕您一錯再錯。

這次見面,我覺得您似乎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在言談中,我發現您有些想法是很不妥當的、錯誤的。

您和北大原來的馬學會,走到今天被改組這一步,是您和幾位同學違反了學校紀律和向指導老師的承諾,是你們幾個同學作出的親痛仇快的舉動的后果,是背離了馬學會組建和你們入會的初心,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

您和馬學會的同學本來應該是維護北大校園秩序、維護社會穩定和國家安全的一支重要力量,這次反倒變成了一種不穩定的因素,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之所以造成這種局面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有外因,有內因,根據毛主席的《矛盾論》,外因是條件,內因是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起作用,內因是主要的,是你們自己的行為造成的。您對于南方那個公司事件,以為自己沒有親眼看到的,就是不存在的,結果陷入了“自我中心困境”。

但是,凡事都有兩面性,好事可以變成壞事,引出壞的結果;壞事也可以變成好事,引出好的結果。但是,轉化的關鍵因素取決于你們自己。

如果您和馬學會的那幾位同學是真心實意地學習和踐行馬克思主義,那么,這件事本身對于你們來說,是一次學習馬克思主義最好的機會,如搞得好,必將畢生受用。

誰人不犯錯誤?尤其是青年人犯錯誤,這是不可避免的。從自己錯誤中吸取教訓,這樣的學習,記得最牢。可怕的是不知錯,尤其是知錯不改!

我2008年退休后,按照學校規定,不再擔任北大馬學會的指導老師,但這次事件嚴格講來,我也有一定的責任。因為我曾經在11月7日即十月革命節那天給你們學會的同學們講了一個晚上,并且按照邱水平書記和其他領導同志的囑托,告訴你們應該注意的事項(你們沒有認真聽啊!),第二天,我就在舊書網上為你們購買了四本《馬列著作選讀》和四本相應的《講解》的書交給了您。之后,我又與您有過幾次的聯系。我的過錯在于,12月底發現您有點不對的苗頭,沒有及時與您溝通,只忙于組織紀念毛主席125周年誕辰會議和撰寫反駁背離馬克思主義法學基本原理的文章。

作為文革后第一批,即1978年考入北大法律系當研究生的我,除在原南斯拉夫4年半學習外,其他時間基本上是在北大度過的,退休已經10年多了,如今已經步入真正的老年,在北大40年,作為一名長期接受黨的教育、黨齡近五十年、擔任過基層黨校教員和高校教師的老共產黨員,在此與您和同學們談談我自己對您和原馬學會同學以及學習馬克思主義的幾點看法,如有不對,請您和同學們批評指正。

首先,必須肯定的是,您和原馬學會的同學們,是非常可愛的,也是令人羨慕的。你們被世界著名大學、祖國最高學府——北京大學錄取,作為北大學子,應該感到自豪和驕傲。你們是青年中的佼佼者。你們好學上進,積極進取,追求政治清明、干部清廉和社會進步,厭惡政治生態污染、干部腐敗和社會倒退;追求光明和平等,厭惡黑暗和特權;你們的本意是想把學到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知識與社會實踐結合起來,關心國家大事,關心政治,關心勞動人民的疾苦,同情弱勢群體,憎恨剝削和壓迫。你們是信仰馬克思主義真理和擁護社會主義道路的。僅僅從這個角度講,你們與那種“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人不一樣;與那種只想個人、為個人,不為國家和民族考慮的所謂“精致的個人主義者”也不一樣;也與沒有生活目標、混日子、跟著感覺走,隨波逐流之輩更不一樣。你們是有抱負、有理想、有信仰,敢闖敢干和立志為祖國和民族做出貢獻的好青年!

但是,你們卻都有著大多數青年人天生具有的弱點:天真,幼稚,同時,恕我直言,你們還具有北大學子獨有的自高、自大、自負、自傲的特點。社會上的膚淺、浮躁、浮夸和低俗、媚俗、庸俗的壞風氣,不可避免地也影響了你們。

你們加入馬學會,這說明您們信仰馬克思主義,這是非常好,非常可貴的,也是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所一直強調和要求的。你們對工農群眾有同情心,有熱情,有激情,這是學習馬克思主義的基礎,僅僅有這些是不行的。憑情感、激情可以產生詩人,但是不能深入和推進科學。這里需要的是嚴肅、認真和刻苦研讀馬克思主義著作。而馬克思主義,既不是深奧的、虛玄的、人們不能學習和掌握的;也不是那么簡單的,僅僅靠讀幾本馬列的書、記住幾個概念和原理,就很快掌握和容易成為馬克思主義者了的。

如何不認真刻苦、全面深入、系統完整地學習和掌握馬克思主義理論,不真正與工農群眾相結合,只知道背誦馬克思主義的詞句,很可能成為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氫氣球!很可能成為不辨方向、不識大體、不顧大局,只會蠻干的莽撞漢!

那么,這次事件你們的主要誤區在哪里呢?

第一、是把學習、掌握和踐行馬克思主義看得過于容易、簡單和輕松了。

作為理論體系的馬克思主義,恕我直言,你們所知并不多,認識得很不夠。在我的理解中,馬克思主義有著廣義和狹義之分。

狹義的馬克思主義,是以馬克思的名字命名的馬克思和恩格斯的觀點和學說的整個體系。馬克思主義這個概念,最早是在19世紀70年代由法國的馬克思主義反對派作為負面意義提出來的。后來,考茨基于1883年首先在正面意義上使用馬克思主義一詞。1886年,恩格斯在《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一書的腳注中,明確肯定了這一詞,并指出:“請允許我在這里作一點個人的說明。近來人們不止一次地提到我參加了制定這一理論的工作,因此,我在這里不得不說幾句話,把這個問題澄清。我不能否認,我和馬克思共同工作40年,在這以前和這個期間,我在一定程度上獨立地參加了這一理論的創立,特別是對這一理論的闡發。但是,絕大部分基本指導思想(特別是在經濟和歷史領域內),尤其是對這些指導思想的最后的明確的表述,都是屬于馬克思的。我所提供的,馬克思沒有我也能夠做到,至多有幾個專門的領域除外。至于馬克思所做到的,我卻做不到。馬克思比我們大家都站得高些,看的遠些,觀察得多些和快些。馬克思是天才,我們至多是能手。沒有馬克思,我們的理論遠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所以,這個理論用他的名字命名是理所當然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9月第3版,第248頁。)

馬克思主義絕對不是離開世界文明發展的大道而產生的偏狹的、僵化的學說,而是整個人類思想文化優秀遺產的繼承、發展和創造的一個嚴密、完整的思想理論和知識體系,是人類最光輝的思想寶庫。這個體系包含的知識之豐富,涉及的領域之廣泛,闡述的問題之重要,史無前例,博大精深,是人類有史以來一切優秀思想文化批判、繼承、發展和創造的光輝結晶,是人類思想文化領域中一次最深刻、最廣泛、最偉大的一次革命,是為無產階級解放全人類鍛造的最正確、最科學、最強大的思想武器。

 

馬克思主義是以《共產黨宣言》為其誕生的標志。《共產黨宣言》是科學共產主義的最偉大的綱領性文件,是工人階級的圣經。列寧說:“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徹而鮮明的語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觀,即把社會生活領域也包括在內的徹底的唯物主義、作為最全面最深刻的發展學說的辯證法、以及關于階級斗爭和共產主義新社會創造者無產階級肩負的世界歷史性的革命使命的理論。”(《列寧全集》中文第2版第26卷,第50頁。)

馬克思主義有三個來源,即德國的古典哲學,英國的政治經濟學和法國的社會主義。三個組成部分,即馬克思主義哲學,這是世界觀、方法論,是批判地繼承了黑格爾辯證法的“合理內核”和費爾巴哈唯物主義的“基本內核”,創立了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是其全部學說的理論基礎。政治經濟學,是批判繼承了亞當·斯密和大衛·李嘉圖的經濟學說,發現了資本主義剝削的秘密,創立了剩余價值學說,這是其主要內容;科學社會主義,是批判繼承了法國復辟時期的歷史學家基佐、米涅、梯也爾的歷史學說和圣西門、傅里葉、歐文為代表的空想社會主義,使空想社會主義變為科學,無產階級專政學說是其精髓,這是馬克思主義全部學說的結論、核心和目的。

馬克思主義是在同包括封建的、小資產階級的、德國的或“真正”的各種反動的社會主義,同保守的或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思潮法斗爭中,同批判的空想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的斗爭誕生的;是在同包括蒲魯東主義、巴枯寧主義、工聯主義、拉薩爾主義等在內的各種機會主義思潮的斗爭中發展的。馬克思主義每前進一步,都得經過戰斗,從馬克思主義誕生之日起,一直是在斗爭中成長,在戰斗中發展的。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也是如此。

這個思想寶庫,解決了人類先進思想所提出的各種問題,正確、全面和科學地揭示和闡明了資本主義社會必然被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代替的發展規律,指明了人類前進的方向。作為有產階級的知識分子的馬克思恩格斯,他們吸取了階級斗爭的新認識,特別是19世紀歐洲的三大工人運動的新經驗,吸取了18世紀產業革命的新成果,吸取了科學實驗的新成就,主要是自然科學當時的三大發現,與工人階級密切結合,積極參加和領導了工人運動,積極投身階級斗爭的實踐,克服了種種困難,進行了極其艱辛、常人難以付出的智力勞動,是他們進行多年科學研究的結果。

廣義的馬克思主義,包括馬克思、恩格斯之后的列寧、斯大林、毛澤東和其他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經典作家的思想學說。他們是在馬克思恩格斯所開掘的這個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寶庫之源”中,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其中,世界馬克思主義學界所比較公認的,據我所知,是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2013年12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毛澤東同志120周年誕辰座談會上的講話中說:“毛澤東同志屬于中國,也屬于世界。”有幾個國家的共產黨的名稱就是以“毛澤東主義”命名的。

馬恩列斯和毛澤東同志,都有大量的著作,而他們的《選集》主要是作為最基本的原理來普及用的著作,作為深入研究者來說,必須讀他們的《全集》。

但是,我始終認為,盡管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是創造性地全面地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對于解決俄國、我國的革命和建設問題,是有著直接的現實意義;但是,這畢竟是馬克思主義之“流”,而不是“源”。作為這個“源”,作為系統、全面和深入地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學者來說,是必須要學的,不能圖省事和走捷徑。為了更好地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還要系統地了解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相聯系的基本著作,還要學習有關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等的相關理論知識。

您看,有多少書籍等著你們去讀!

請看列寧1920年10月2日在俄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第三次代表大會上的講話,即《青年團的任務》一文中是如何講的吧!

他說:“為了學會共產主義,我們應該怎樣呢?為了學到共產主義知識,我們應該從一般知識的總和中吸取哪些東西呢?這里我們可能遇到許多危險,如果把學習共產主義的任務提得不正確,或者對這一任務理解得太片面,往往就會出現危險。”“ 初看起來,總以為學習共產主義就是領會共產主義教科書、小冊子和著作里所講的一切知識。但是,給學習共產主義下這樣的定義,就未免太草率、太不全面了。如果說,學習共產主義只限于領會共產主義著作、書本和小冊子里的東西,那我們就很容易造就出一些共產主義的書呆子或吹牛家,而這往往會使我們受到損害,因為這種人雖然把共產主義書本和小冊子上的東西讀得爛熟,卻不善于把所有這些知識融會貫通,也不會按共產主義的真正要求去行動。”

“資本主義舊社會留給我們的最大禍害之一,就是書本與生活實踐完全脫節,因為那些書本把什么都描寫得好得了不得,其實大半都是最令人厭惡的謊言,虛偽地向我們描繪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情景。”“ 因此,單從書本上來領會關于共產主義的論述,是極不正確的。現在我們的講話和文章,已經不是簡單地重復以前對共產主義所作的那些論述,因為我們的講話和文章都是同日常各方面的工作聯系著的。離開工作,離開斗爭,那么從共產主義小冊子和著作中得來的關于共產主義的書本知識,可以說是一文不值,因為這樣的書本知識仍然會保持舊時的理論與實踐的脫節,而這正是資產階級舊社會的一個最令人厭惡的特征。”

“ 舊學校是死讀書的學校,它迫使人們學一大堆無用的、累贅的、死的知識,這種知識塞滿了青年一代的頭腦,把他們變成一個模子倒出來的官吏。但是,如果你們試圖從這里得出結論說,不掌握人類積累起來的知識就能成為共產主義者,那你們就犯了極大的錯誤。如果以為不必領會共產主義本身借以產生的全部知識,只要領會共產主義的口號,領會共產主義科學的結論就足夠了,那是錯誤的。共產主義是從人類知識的總和中產生出來的,馬克思主義就是這方面的典范。”

“你們讀過和聽說過:主要由馬克思創立的共產主義理論,共產主義科學,即馬克思主義學說,已經不僅僅是19世紀一位社會主義者——雖說是天才的社會主義者——的個人著述,而成為全世界千百萬無產者的學說;他們已經運用這個學說在同資本主義作斗爭。如果你們要問,為什么馬克思的學說能夠掌握最革命階級的千百萬人的心靈,那你們只能得到一個回答:這是因為馬克思依靠了人類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所獲得的全部知識的堅固基礎;馬克思研究了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認識到資本主義的發展必然導致共產主義,而主要的是他完全依據對資本主義社會所作的最確切、最縝密和最深刻的研究,借助于充分掌握以往的科學所提供的全部知識而證實了這個結論。凡是人類社會所創造的一切,他都有批判地重新加以探討,任何一點也沒有忽略過去。凡是人類思想所建樹的一切,他都放在工人運動中檢驗過,重新加以探討,加以批判,從而得出了那些被資產階級狹隘性所限制或被資產階級偏見束縛住的人所不能得出的結論。”

“ 當我們聽到有些青年以及某些維護新教育制度的人常常非難舊學校,說它是死記硬背的學校時,我們就告訴他們,我們應當吸取舊學校中的好東西。我們不應當吸取舊學校的這樣一種做法,即用無邊無際的、九分無用一分歪曲了的知識來充塞青年的頭腦,但是這并不等于說,我們可以只學共產主義的結論,只背共產主義的口號。這樣是建立不了共產主義的。只有了解人類創造的一切財富以豐富自己的頭腦,才能成為共產主義者。”

注意:“只有用人類創造的全都知識財富來豐富自己的頭腦,才能成為共產主義者”!

千萬不要以為讀了幾本馬列主義的書就算掌握了馬克思主義,成了馬克思主義者;理論必須與實踐結合。毛主席曾經說過:“本本主義的社會科學研究法也同樣是最危險的,甚至可能走上反革命的道路,中國有許多專門從書本上討生活的從事社會科學研究的共產黨員,不是一批一批地成了反革命嗎,就是明顯的證據。……讀過馬克思主義‘本本’的許多人,成了革命叛徒,那些不識字的工人常常能夠很好地掌握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本本’是要學習的,但是必須同我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我們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糾正脫離實際的本本主義。”(毛澤東:《反對本本主義》見:“《毛澤東著作選讀》上,人民出版社1986年8月第版,第50—51頁”)

習近平同志指出:“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把系統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作為看家本領,老老實實、原原本本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特別是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

不讀馬列的書不行,僅讀馬列的書不與實踐結合也不行。何況,你們馬列的書讀得并不多。列寧曾經鄭重要求年輕黨員認真研究普列漢諾夫的全部哲學著作,包括他政治上墮落為孟什維主義者和社會沙文主義者以后的著作,說否則“就不能成為一個覺悟的、真正的共產主義者”。我們要深刻體會列寧為什么這樣說?

你們對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的定位,我認為可能不夠準確、全面的。首先,你們是在校學生,以學為主。你們的主要任務是學習和掌握書本知識。(人們獲得的知識絕大多數是間接經驗,即別人實踐過的,通過自己親自實踐得來的知識是很少的。)除了學習自己的專業課外,還要學習思想政治課,學習外語等。當然,這里我絕對不是提倡閉門讀書,而是要與社會保持一定的不斷的聯系。在校讀書與參加社會實踐之間,一定掌握一個度,不可過度,過度就是錯誤。所謂過度,一種情況是,對于國家大事,無論多大的事件,一概不聞不問不管,閉門讀書。一種是,對于社會上發生的事件,不管遠近大小,幾乎天天放心不下,一直熱心關注,這就過度了。

無產階級的革命領袖,比如馬克思在柏林大學、毛澤東在湖南省立第一師范,他們都是以讀書學習為主的,而且是以優異成績完成學業畢業的。列寧中學學習成績很優秀,進入喀山大學法律系學習,不久是因為參加學生運動被學校開除,并遭到了逮捕和流放,他不是不愿意在校讀書學習的。

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斯大林同志。這里順便說下,2016年3月16日,俄羅斯就20世紀俄國領導人的地位進行民意調查,結果是列寧、斯大林、普京并列第一名。2017年6月26日,根據俄羅斯“列瓦達中心”公布的調查結果顯示,38%的俄羅斯人在回答“歷史上最杰出的人物”時,把斯大林放在第一位,普京和普希金并列第二,列寧名列第三。(見吳恩遠主編:《俄羅斯最新歷史著述暨評析》,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8年7月第1版,第10、11頁。)可惜啊!自從1956年赫魯曉夫秘密報告大反斯大林開始,直到蘇共垮臺、蘇聯解體,從基層民眾到最高領導層,一直沒有揭露妖魔化斯大林就是為了摧毀蘇聯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直到蘇共垮臺、蘇聯解體25年之后,才事實上為斯大林恢復名譽,可是,一切都晚矣!

斯大林十多歲時進入第比利斯一所東正教中學讀書,1899年是因為他宣傳推翻政府的思想被學校開除的,也不是不愿意在校讀書,即使在他當了黨的總書記之后,還一直認真讀書,其閱讀的范圍之廣泛,也是一般人所不能比的。

但是,你們是不是把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理解成了一個不注重讀書學習,熱衷于實踐活動的“行動委員會”了呢?

拉拉雜雜,就暫時先寫到這里吧!                                                                                                   鞏獻田

元月2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紅色故鄉網公眾號 關閉 趙東民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