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評談

江西一60歲老人捅死鄉黨委書記,看公安局的通報!

2018-01-09  作者:整理  來源:網摘  

   6旬老人捅殺鄉黨委書記

 

  2018年1月5日上午,江西南昌市進賢縣南臺鄉村民黃三群,在鄉政府三樓用水果刀捅死了鄉黨委書記徐強。

  2018年1月6日,進賢縣公安局微信公眾號發出警情通報,稱犯罪嫌疑人黃三群不滿意被鄉政府辭退后的經濟補償等問題,無理纏鬧后行兇殺人。

  

 

  那么我們來先看一下當地公安局所謂的“無理纏鬧”是怎么回事。

  進賢縣公安局微信公眾號警情報道:

  犯罪嫌疑人黃某群,男,1958年1月出生,南臺鄉湖濱村委會人,1982年到鄉政府廚房做臨時工,因其工作中存在松懈拖沓、又與其他職工發生矛盾等情況,1999年鄉政府研究后將其調離廚房,轉崗打掃衛生,但其工作仍然懶散,不負責任,且不聽教育勸導。

  2016年10月20日,經鄉黨政班子會集體研究決定對黃某群予以辭退,并依據有關政策補償了其17個月的基本工資1.49萬元。

  此后,黃某群向鄉政府提出要求全額解決社保金4萬余元和租房補貼1.7萬元,2017年12月27日經黨政主要領導和居委會主任會商,并同時征求了黃某群意見,同意為其解決租房補貼1.7萬元并為其繳納單位應承擔部分的社保金4500元,另外給予其1.3萬元生活補助,黃某群不同意并無理纏鬧。

  

 

  從以上報道中我們可以得出以下信息:

  1.黃三群老人在鄉政府后勤崗上,前后工作近35年

  2.黃三群老人工作懶散、不負責任的干了35年

  3.黃三群老人是臨時工,35年的臨時工?

  4. 鄉政府違反勞動法一年工齡一個月工資的補償標準

  5.鄉政府沒有給該老人繳納社會保險,違反勞動法和社會保險法

  6.鄉政府給該員工工資一個月800多!低于江西省任何一地的最低工資標準!17個月經濟補償金1.49萬,即一個月基本工資876.5元,

  

640.webp (55).jpg

 

  7.依據政策是什么政策?應該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策。

  辭退35年工齡的快60歲老人,打算用1.49萬打發走人,工資發放、社會保險繳納、經濟補償都違反法律規定的情況下,老人想要點權益保障真的是“無理纏鬧”嗎?

  “無理纏鬧”的原因

 

  中國青年報7日的報道里提到了老人殺人的原因:

  案發之后,黃三群被公安機關帶走。他的家人才發現,他把存折和一摞材料放在一個紅色塑料袋中,有上訪的材料、勞動爭議仲裁申請書、法律援助材料等。顯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花了不少的心思。

  黃三群的兒子給記者的一份材料中有申訴材料,是黃三群找人代寫的申訴材料。

  落款為2016年12月27日的材料提到:

  1976年黃三群在原公社船子嶺林場做知青,1982年調原公社食堂搞后勤工作至2016年10月。老人認為:“四十余年來,干盡了別人不愿意干、不會干的臟活、累活。

  2014年上半年,老人有了社保指標,因此,老人一次性補交了4萬元社保(款)。但鄉政府未承擔一分錢。鄉政府決定從2015年為其承擔社保金,個人承擔8%,鄉政府承擔20%。

  “徐強個人決定:不再為我承擔20%社保資金,而是由個人全額負擔,而經他一手安排在鄉大院上班人員(2015年以后上班的)卻為他們承擔40%左右的社保資金,這樣明顯有失公平公正。”

  “我數次找徐書記申訴,他不是不予理睬,就是埋頭看電腦,直到2016年10月20日,我又去找他,正值余振華鄉長也在他的辦公室,幾句話不和他口味,他就拍桌子要掀我走,我一氣之下伸手抓了他的衣領……到了晚上就召開黨政班子會研究開除我,我想我快滿60歲了,總不能一輩子干這苦差事,走人就走人,但總要給我一個交代吧!”

  申訴材料文末提到了老提出的三項要求:

  第一、退回本應由鄉政府承擔的社保金4萬余元;

  第二、從2015年起,鄉政府要繳納20%社保金;

  第三、從1976年起至2016年共41年,每年按一個月工資予以補發工資

  (說明:1999年政府機關改革,他曾停崗1個月,如果認定下崗,那么政府就要補發下崗費)。

  落款為2017年2月5日的材料上寫到,老人在鄉政府大院上班40來年,歷經了10多屆鄉領導,都認可他的工作。

  到這里,老人殺人的緣由便清晰了。

  一個60歲的老人,在工作近41年被辭退后,拿不到法律規定的最低保障,多次申請勞動仲裁法律援助且與領導商談無果后,最終選擇了拿起兇器殺人后自殺(被控制自殺沒成功)這條道路。

  那些合法道路老人都走了,都試了,走不通。

  老人最后拿起武器殺死鄉黨委書記,這個與他發生最多沖突的人!這個即將要升遷去縣里工作的人!

  有人說:“當社會把你逼到走投無路時,不要忘記你身后還有一條路,那就是犯罪,記住這并不可恥!”

  只是,這樣同歸于盡式的反抗方式,如何解決工人待遇低,受壓迫受剝削的結構性問題?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