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開國將帥 > 十大大將 > 張云逸

張云逸與葉挺共同組建新四軍

2016-11-14  作者:整理  來源:紅色故鄉  

   導讀: 國共雙方商定后,將10月12日作為新四軍的建軍日。為密切配合葉挺搞好新四軍的組建工作,中央組織部特別注意到盡可能有利于與葉挺軍長的協調配合。最早提出的名單中就有張云逸,提到他與葉挺同鄉、同校,在同一部隊參加北伐,近期還與葉挺取得過聯系,兩人關系極好,是最合適的參謀長人選。經中共中央正式批準,張云逸被任命為新四軍參謀長兼第三支隊司令員。

  

 

  1939年,張云逸(前排右二)與葉挺、鄧子恢、羅炳輝等在一起。

  

 

  周子昆、張云逸、葉挺、項英、曾山在武漢。

  

 

  1939年,張云逸(右一)與葉挺(左一)在新四軍第4支隊第9團駐地。

  2016年是葉挺將軍誕辰120周年,也是將軍殉難70周年。葉挺將軍被后人稱作“未授銜的元帥”,他是南昌起義的主要領導人之一,在中國革命戰爭中樹立了不朽的功勛,最后以身殉國。

  本文著重敘述在他一生中幾個關鍵時刻和張云逸同志的關系。

  黃埔陸小校友

  “鐵軍”中并肩作戰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中國共產黨在努力與南京政府談判的同時,也開展對國民黨各地實力派的統一戰線工作,極力促成第二次國共合作。1937年4月,中共中央決定派張云逸赴華南地區開展統一戰線工作。張云逸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于1937年5月中旬到達香港。

  中央派遣張云逸到華南工作,是經過深思熟慮、慎重研究的。張云逸1908年考入廣東黃埔陸軍小學,1909年秘密加入同盟會。他和鄧演達、陳濟棠、薛岳、張發奎等國民黨著名將領都是第四期同期的同學,和葉挺也是陸軍小學的后期校友,他們彼此都很熟悉。1910年張云逸和陸小同學一起參加孫中山領導的廣州起義;1911年又參加黃花崗起義。張云逸在陸軍速成學校畢業后參加討袁、護法、東征、北伐。1917年張云逸在大元帥府參謀處任上校參謀,曾與蔣介石共事,此時葉挺任政府衛隊的營長。1924年張云逸被派往粵軍許崇智部任旅長,1925年任粵軍楊錦隆獨立旅參謀長、建國粵軍旅長。1926年參加北伐,任第四軍十二師參謀處長,葉挺任第四軍獨立團團長。葉挺獨立團作戰時歸屬第十二師指揮。

  1926年8月,在汀泗橋戰斗中,北伐軍與吳佩孚部隊激戰,陣地多次得而復失,打的都是硬仗、惡仗。為扭轉戰局,27日,張云逸等協助張發奎作出決定:調動總預備隊葉挺獨立團投入戰斗,繞道守軍側后實施攻擊,在正面部隊的配合下,北伐軍突破守軍防御,攻克了汀泗橋,殲滅了吳佩孚部兩萬余人。

  1927年3月,第十二師擴編為第四軍,張發奎任軍長,張云逸任二十五師參謀長。葉挺任二十五師副師長,后任二十四師師長。張云逸和葉挺在“鐵軍”中是名副其實并肩作戰的戰友。

  福建不期而遇

  葉挺向張云逸訴衷腸

  1924年12月1日,在莫斯科紅軍學院,葉挺加入中國共產黨。張云逸于1926年11月在國民革命軍第四軍中加入共產黨。張云逸作為一個秘密黨員,在1927年7月以國民革命軍二十五師參謀長的身份積極支持和掩護二十五師的共產黨員葉挺、李碩勛、周士第等率二十五師大部參加南昌起義。他自己仍留在了張發奎的部隊返回廣州。1927年10月,張發奎任命張云逸為瓊崖綏靖司令。中共獲此情報后,決定借此機會在瓊崖發動武裝起義。后因海口駐軍被桂系收買背叛張發奎,張云逸的部隊被叛軍繳械。留在海船上的張云逸在海南鄉親的救助下脫險,經香港赴上海找到黨組織。遵照黨的指示,于12月11日參加了葉挺任起義軍司令的廣州起義。

  1929年12月11日,在廣州起義兩周年紀念日,張云逸和鄧小平等領導了百色起義,建立了紅七軍,張云逸任軍長。

  1930年9月,根據中央指示,張云逸率領6400余紅七軍指戰員轉戰五省,激戰百余仗,行程一萬兩千里,于1931年4月到達江西中央蘇區。1932年張云逸被任命為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兼作戰局局長。

  1933年11月下旬,中革軍委派遣張云逸以軍事聯絡員的名義到福建人民政府和十九路軍工作,在這里他遇到了葉挺。葉挺是應十九路軍之邀,以客座參謀長身份參與反蔣的福建事變。此時葉挺與張云逸不期而遇,感到十分驚喜,使他看到了光明和希望。葉、張二人是老朋友、老戰友、老同鄉,久別重逢無話不談,非常高興。葉挺向張云逸敞開胸懷,詳細敘述了廣州起義失敗后共產國際將失敗的責任不公正地全推到他身上,將其開除出黨的事。一氣之下,葉挺離開蘇聯跑到德國。他走投無路,在德、法、奧、等國流浪多年,靠賣豆腐、豆芽,為人打工摘水果為生,幾乎到了食不裹腹的地步。后在鄧演達領導的第三黨的幫助下,回到國內。他毫不隱諱地向老戰友述說著自己的遭遇和痛苦的心情,他熱切的盼望能與黨組織早日聯系,爭取黨的教育和幫助。張云逸勉勵葉挺,向他介紹了國內革命斗爭的形勢和中央蘇區的情況,以及中共對這次“閩變”的態度。對葉挺能為“閩變”抗日反蔣運動出謀劃策,表示肯定和理解。他答應將葉挺的要求及時轉達給中央領導人,并派人與他聯系。

  國共合作抗日

  共同組建新四軍

  1934年10月紅軍撤離江西蘇區,開始長征。1935年9月,紅一方面軍到達甘肅,將一、三軍團及軍委直屬隊改編為陜甘支隊,彭德懷任司令員,毛澤東任政委,葉劍英任參謀長,張云逸任副參謀長。1937年在陜北,張云逸任后方司令部參謀長,劉伯承司令員不在期間代理司令員。

  此時,張云逸已是蜚聲國共兩黨的高級將領,中共中央認為派張云逸去做國民黨高級將領及南方各地實力派的統戰工作是最合適的人選。

  1937年5月至12月,張云逸一直奔波在港、粵、桂、閩等地,與李濟深、李宗仁、白崇禧等實力派人物會談后,他們都表示同意中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并同意與共產黨團結抗戰。

  在港期間,奉中共中央指示,張云逸曾赴澳門會見葉挺。為了掩護自己的身份,他帶著九歲的兒子張遠之在地下黨員柯麟醫生的陪伴下到澳門看望葉挺。他向葉挺介紹了中共處理“西安事變”的方針和國共談判的進程及趨勢。葉挺心情非常激動,他早就盼望著和黨取得聯系的一天。表示愿意隨時響應中共號召,投身抗日戰爭。關于這段經歷,張云逸的長子張遠之直到八十多歲的晚年仍記憶猶新。他說:“父親和葉挺在室內談了很久很久。小孩子聽不懂也沒有興趣,于是便和比他大一歲的葉正大到外邊玩去了。”

  1937年8月,周恩來到廬山和蔣介石談判途中經過上海,得知葉挺正在上海居住,就關照潘漢年安排時間與葉挺見面。他們二人已有十多年沒有見面了,有太多的話要說,但周恩來工作太忙,時間有限,于是開門見山地對葉挺說:“希夷,我正在和蔣介石談判,主要是談我們八路軍部隊的改編問題。待這件事解決好,改編南方八省游擊隊的問題將提上日程。如果能談通,希望你能參加這些部隊的改編工作。”葉挺欣然接受了周恩來的建議。

  葉挺通過與周恩來、張云逸、潘漢年等中共領導人的多次交談,對國共合作抗日已有了堅定的信心,表明自己愿意出山,改編八省十三區的紅軍游擊隊的態度,并通過陳誠的聯系到南京去見蔣介石。葉挺對北伐時期的“第四軍”有深厚的感情,通過陳誠向蔣介石建議這支部隊改編后其番號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蔣對葉挺提議的番號沒有提出反對意見,但究竟讓誰擔任新四軍軍長頗費了一番腦筋。蔣介石明白除了葉挺外,很難再找到合適人選了。

  國共雙方商定后,將10月12日作為新四軍的建軍日。為密切配合葉挺搞好新四軍的組建工作,中央組織部特別注意到盡可能有利于與葉挺軍長的協調配合。最早提出的名單中就有張云逸,提到他與葉挺同鄉、同校,在同一部隊參加北伐,近期還與葉挺取得過聯系,兩人關系極好,是最合適的參謀長人選。經中共中央正式批準,張云逸被任命為新四軍參謀長兼第三支隊司令員。

  1937年11月21日蔣介石召見葉挺之后,不久葉挺抵達漢口,開始著手新四軍軍部組建工作。張云逸于12月19日到達漢口,立即與先期到達的葉挺取得聯系。張云逸的到來令葉挺喜出望外。張云逸也為能再次見到葉挺與其一起工作感到高興。

  經過幾個月與八省當局艱苦談判,排除各種阻力,終于將新四軍組建完畢。四個支隊先后開赴指定的抗日戰場。

  從1938年在皖南建立新四軍軍部到1941年皖南事變之前的三年時間里,葉挺和張云逸在工作中互相支持密切配合,相處關系很好。一些新四軍老戰士回憶說:經常看到葉軍長和張參謀長在一起研究工作。兩位老廣一見面不自覺地就說起廣東話,周圍的同志聽著很好玩,就是一句也聽不懂。在同志們的大笑聲中,他們才用帶著濃重廣東腔的普通話向大家說明自己的意見。

  “皖南事變”后,葉挺將軍被國民黨無理扣押入獄。1946年出獄后,葉挺立即打電報給延安,向黨中央提出重新入黨的要求。1946年4月8日,葉挺和中共的領導人秦邦憲、王若飛、鄧發等同志乘飛機由重慶飛回延安。不幸在黑茶山地區飛機撞山失事,機上17人全部罹難。近年從臺灣“國史館”檔案中查實,此次空難是國民黨當局預謀策劃所致。對于葉挺等同志的犧牲,對于失去一位親密的老戰友,張云逸是萬分悲痛的。中國共產黨失去一位忠實于革命事業的天才軍事家。1946年4月15日,張云逸和以毛澤東為首的黨中央領導同志一起在延安黨校大禮堂舉行干部大會,悼念“四八”罹難烈士。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