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紅軍建制 > 工農紅軍

江西瑞金:紅色之都的紅色往事

2014-12-14  作者:  來源:  

    新華網南昌8月3日電(記者賈永、徐壯志、胡錦武) 今天的輝煌連著昨天的歷史。

    1931年11月7日--十月革命14周年紀念日。這一天,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瑞金召開,標志著中國共產黨人所創立的第一個全國性紅色政權誕生。這,便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隨著4年后雁陣驚寒季節的紅軍主力長征,紅色蘇維埃成為“馬背上的共和國”。然而,年輕的共產黨人75年前留在贛南紅土地上的創舉,卻無疑是18年后金色十月誕生的新中國的偉大預演。

    紀念長征勝利70周年之際,記者來到瑞金,尋訪留在這座紅色之都的紅色往事。

    紅軍廣場--天安門廣場的縮影

    “北京南京比不上‘瑞京’,美國英國比不上興國。”百歲高齡的陳發姑老人至今還記得當年的歌謠,記得那個楓葉正紅的季節里所發生的一切。

    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是11月7日下午在謝氏宗祠召開的。當選過這次代表大會代表的紅軍老戰士袁林回憶,就是在這座“人民大會堂”里,當年來自全國七個蘇區的600多位代表,代表所轄16萬平方公里的1000余萬群眾行使了他們神圣的權利。這個一切權力屬于工農兵及一切勞動群眾的紅色政權誕生的消息,被同時誕生的紅色中華通訊社傳向世界。

    今天,來到瑞金這一當年全國蘇區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中心,記者發現:當年以瑞金為首都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就是今天以北京為首都的人民共和國的雛形。有意思的是,瑞金在成為紅色之都后也曾更名為“瑞京”。

    瑞金郊外的葉坪就是當年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的辦公地。外交部、勞動部、財政部、教育部……以及作為新華社前身的紅色中華通訊社,當今國家的許多領導機關和政府部門幾乎都可以在這里找到自己的“根”。紅軍廣場的格局仿佛濃縮了的天安門廣場:紅軍閱兵臺?D?D天安門,紅軍烈士紀念塔?D?D人民英雄紀念碑……

    始建于明代的謝氏宗祠至今還完好地保存著,里面的陳設仍按當年“一蘇大會”時的樣子擺放。主席臺上,繡有鐮刀鐵錘的紅旗至今鮮艷奪目,兩側的標語分別寫著:學習過去蘇維埃運動的經驗;建立布爾什維克的群眾工作。上方懸掛的條幅是: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袁林回憶,毛澤東當時曾形象地說:盡管我們這個新生的國家還很幼稚,像一只羽毛未豐的小鳥,但是麻雀雖小,肝膽俱全,各個部委設置該有都有。我們過去握鋤頭把子,扛槍桿子,今天又要握起印把子。

    圍攻蘇區的炮聲成了紅色政權誕生的禮炮

    從1930年11月至1931年秋,國民黨軍隊接連對贛南中央根據地發起了三次“圍剿”。盡管這些“圍剿”全部被紅軍粉碎,但蘇維埃共和國成立的時候,在中央蘇區周圍仍駐扎著幾十萬國民黨正規軍。

    袁林回憶,為防空襲,謝氏宗祠和檢閱臺都披上了偽裝,蘇區中央局駐地的古樟樹下挖了防空洞,還在長汀城郊設了假會場……

    “閱兵典禮剛剛結束,一陣悶雷似的隆隆聲就從北方天空滾過來,幾架涂著青天白日標志的轟炸機,朝瑞金縣城低空飛來。”袁林回憶,“見城內城外空曠無人,敵人的飛機只好把一顆顆炸彈盲目向下扔去。隨后又把設在福建長汀的假會場炸成一片火海。”

    “毛主席”這一稱呼早在瑞金就叫響了

    誰來當新生的蘇維埃共和國的開國元首?

    早在1931年2月20日,中央政治局就在上海開會討論過這一問題。大家認為:不論誰擔任這一職務,都必須具備兩項基本條件,一是有全國威望,二是在蘇區工作。大家公認,只有親自創建并領導了中央蘇區的毛澤東才具備這兩項基本條件。

    11月20日,“一蘇大會”結束。7天之后,中央執行委員會在葉坪的一片小樹林里舉行第一次會議,選舉毛澤東為主席,項英和在鄂豫皖蘇區的張國燾為副主席。袁林說,從那時起,“毛主席”這一稱呼就叫響了。

    小小的瑞金聚集了共產黨人的第一代精英。在中央執行委員會任命的內閣成員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一些熟悉的名字:外交人民委員?D?D王稼祥;軍事人民委員?D?D朱德;勞動人民委員?D?D項英;土地人民委員?D?D張鼎丞;財政人民委員?D?D鄧子恢……

    記者發現,63位臨時中央政府執行委員中,有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14年后他們被一同選為黨的“七大”五大書記,18年后的10月1日,他們又一同登上天安門城樓;被任命的軍委委員有朱德、彭德懷、賀龍、徐向前、葉劍英等,24年后,他們一起成了共和國的元帥。

    一座祠堂裝下了整個國家首腦機關

    古樹遮蔽下的謝氏宗祠至今仍是葉坪最顯赫的建筑。走進祠堂,我們看到,沿著兩邊的墻壁,用木板隔成了15個小房間,里面僅容一桌一床。講解員說,這就是當年共和國各部的辦公室,里面的一切都是按當時的樣子擺設的。

    毛澤東曾對各部的領導人說過這樣的話:我們的辦公室是小了點,其實,我們的中央政府,恐怕也是世界上最精干的。記得唐代劉禹錫的《陋室銘》吧,室雅不在大,辦公室有張辦公桌就行。我們的辦公室,主要應該在田間地頭,在軍隊戰場,在實際工作中,那才是我們真正的辦公室。在我們蘇維埃政府里,只有人民公仆,只有革命的實際工作者,容不得官僚主義。

    中央政府總務廳專門發出通知,要求注意節約。比如點油燈,國家領導一級的工作人員辦公規定點三根燈芯,部一級的只能點兩根,一般的單位只能點一根,不能違規。身為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的毛澤東尤其注意節約,每當他看到油燈里有三根燈芯,總是要弄滅一根。這則故事在新中國成立后曾出現在小學課本里。

    1933年12月15日,中央執行委員會還發布了《關于懲治貪污浪費行為》的第二十六號訓令,明確規定:凡蘇維埃機關、國營企業及公共團體的工作人員,利用職位貪污公款以圖私利,款額在500元以上者,即處以死刑;500元以下者,依款額多少分別處以5年以下的監禁和半年以下的強迫勞動,同時沒收其本人全部或部分家產,并追回贓款。    記者從一些檔案材料中發現,蘇維埃共和國創建之初,便開始了監督國家機關官僚腐化、貪污浪費、消極怠工等現象的群眾運動。國家工農檢察部還特意組織了反腐敗突擊隊和反腐敗群眾法庭,讓一切有損公仆形象的行為隨時曝光。年輕的人民政權也因此得到了人民的擁護并產生了巨大的社會影響。蘇維埃共和國成立一個月,“圍剿”紅軍的國民黨二十六路軍1.7萬人就在寧都起義,使中央蘇區的武裝力量猛增到6.7萬人。

    被迫長征,紅色政權淪為“馬背上的共和國”

    毛澤東在瑞金寫下了不少光輝著作。記者發現,僅收入《毛澤東選集》第一卷的就有《必須注意經濟工作》《怎樣分析農村階級》《我們的經濟政策》《關心群眾生活,注意工作方法》4篇。“真正的銅墻鐵壁是群眾”“只有動員、依靠群眾才能進行革命戰爭”“政治工作(經濟工作)是紅軍的生命線”等經典之論就是在這些著作中首次闡發的。

    然而,這些閃爍著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智慧光芒,這些至今仍對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指導意義的重要思想,卻沒有被當時主要領導人所關注和重視。就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的前兩天所召開的中共蘇區中央局第一次代表大會即贛南會議上,在中共中央代表團的主持下,開始排擠毛澤東在中央蘇區的正確領導。一年之后的寧都會議又排斥毛澤東對軍事的正確領導。

    1932年10月26日,因病在長汀福音醫院治療的毛澤東被遠在上海的臨時中央正式免去紅一方面軍總政委的職務,失去了對自己親手創建的這支隊伍的直接領導權。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僅僅三個月后,曾口口聲聲斥責毛澤東的正確主張為“山上的蘇維埃的理論”的臨時中央便無法在大城市立足,不得不從上海搬到瑞金。這些人的到來使毛澤東的日子更不好過,借批判所謂“羅明路線”,把矛頭直指毛澤東?D?D這位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主席被完全架空。福建的譚震林、張鼎丞、陳潭秋、李堅真,江西的鄧小平、毛澤覃、謝唯俊、古柏等一大批擁護和支持毛澤東正確主張的蘇區干部遭到無情批判和殘酷打擊。

    1933年10月初,一艘貨運小船把一個德國人偷運到中央蘇區,盡管這位名叫奧托?布勞恩或李德的人既不精于軍事又不懂中國實際,但博古等主要領導人卻將他奉若神明,把指揮大權拱手相讓。正是共產國際派來的這位洋顧問脫離中國革命實際的瞎指揮,使得紅軍在第五次反“圍剿”中一敗再敗。看到一批批紅軍將士倒在血泊中,彭德懷罵李德:“崽賣爺田不心痛!”

    1934年4月2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南大門?D?D筠門嶺被國民黨攻占,5月,建寧、永安、連城等縣相繼失守,10月初,中央蘇區核心區域的興國、寧都、石城一線相繼失陷……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中央根據地,由鼎盛時期的幾十個縣銳減到只剩下瑞金、于都、會昌等三四個縣。以黨政軍為一體的戰略轉移已成定局。

    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率8萬6千人的紅色大軍撤離紅都瑞金等地。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從此成為“馬背上的共和國”。

    殘陽如血,秋風瑟瑟。長征就這樣開始了。陳發姑還記得送丈夫遠行的那個秋夜特別涼。(完)

  相關評論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