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好書推薦 > 史海鉤沉

戚本禹:回憶江青同志(上)

2016-05-07  作者:戚本禹  來源:《戚本禹回憶錄》  

  【2016年4月20日,“中央文革小組”最后一名成員戚本禹去世。

  戚本禹(1931年-2016年4月20日),山東威海人,1949年后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信訪科科長和《紅旗》雜志歷史組編輯組長。他在南海的政治秘書室工作時,與江青有過很多接觸,本文為其回憶中的江青。】

  全文如下:

  

  1990年,戚本禹在天安門城樓上 資料圖

  1950年5月,組織上分配我到中南海的政治秘書室工作,那年我十九歲。

  政治秘書室的全稱叫中共中央書記處(由黨的七大選舉產生的中共中央書記處相當于后來的中央常委會)政治秘書室。主任是師哲。副主任是江青,田家英和彭達彰。秘書室主要是為毛主席服務的。毛主席常把它稱為是“我的秘書室”。

  師哲當時又是主席的俄文翻譯,建國初,主席要看大量的來自蘇聯的文件,所以師哲的工作非常繁忙。很少管秘書室的事,也不常來。江青倒是來,也管事。像反映類和控告類的信件她都看。有時還來參加秘書室的室務會議。凡是她到會的時候,田家英總是請她先講話。田家英跟我們說,江青是我們秘書室的首長。剛開始時,我在會上發言,看到有那么多大人物在場,難免有些緊張,江青輕聲地對我說,小同志,別著急,慢慢講。我對江青的初始印象挺好。

  那時我工作證上的職務欄里寫的職務是見習秘書。領導上給我的任務一個是閱讀北京和華北、東北地區的報紙、刊物,把里面重要的內容做成摘要,呈送給毛主席看。再一個是閱讀處理各地群眾還有民主人士寫給毛主席的信件。我負責處理控告類的信件,就是控告各級干部的,那時這類信件并不多,一個月也就一,兩件,但比較重要反映類的信件是李公綽管的,這類信件比較多,是反映群眾對一些政策的意見的。有時他看不過來,我也幫著看一部分。數量最多的是求決類信件,即要求解決各種個人問題的,如工作,學習,治病,等等。

  秘書室呈送給主席的信件和文件一般都是先給江青,由江青決定怎么處理。江青是在菊香書屋前面的一個小四合院里辦公的。當時秘書室送,收文件主要是王象乾負責的。有時我也去送過。后來江青去蘇聯治病療養,呈給主席的信件和文件就由田家英來負責處理了。

  

  毛主席與江青 資料圖

  江青和毛主席的英雄情結

  田家英看我喜歡學習,看書,加上我做的報刊摘要和呈送的信件常受到主席的批閱,就叫我協助他一起做毛澤東選集的校對工作。

  編輯出版《毛澤東選集》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中央的主要領導人都參與其中。而具體的工作則是田家英、胡喬木和陳伯達在負責。先由人民出版社根據毛主席和中央相關領導審定的編目,印出入選文章的清樣,我們把清樣分送給主席和其他中央領導審閱修改。然后,田家英和我就要對經過修改后的清樣作反復校對。田家英跟我說,清樣雖然印出來了,但有些文章并不是根據原件印的。所以要我去中央辦公廳秘書處(那時還沒有中央檔案館)那里找原件作校對。

  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和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期間,保留下來的主席手稿很少了。像《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等文章都是發表在 1920年代的《向導》等雜志上的。手稿早已佚失,那些原版的雜志就是最原始的文件了。而像《井岡山的斗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文章,原件就是在當時用手刻油印出來的本子,那很可能還是當時的中央蘇區或當時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刻印的。

  然而毛主席在1938年寫的《論持久戰》,卻保存有原始的清樣稿。清樣稿上除了有毛主席用毛筆改的字跡,還有許多地方是用鋼筆書寫的。在鋼筆書寫的字跡上,主席又用毛筆再作了些修改。我回來問田家英,主席不是很少用鋼筆寫字的么?田家英告訴我,那鋼筆字是江青同志寫的。多年后,我把這事當面向江青提起過。江青跟我說,那篇文章可是主席在抗日戰爭初期對抗日戰爭戰略、策略等一系列重大問題作了認真研究的心血結晶啊。主席在那篇文章里所預見的事情后來都被歷史證實了。這篇文章對整個的抗日戰爭所起的作用是難以估量的,就是在國民黨那里產生的影響都是非常大的。主席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是全神貫注,竭盡了全力的。那時主席很容易發脾氣,你不能對他有任何干擾,稍微影響了他的思路,他就會罵你。而平時主席是從來不罵人的。為了集中力量寫東西,他連吃飯都是食不知味的,有時剛吃了一口,想起什么來,就馬上放下,又去寫了。所以飯菜常常是冷了又熱,熱了又冷。你送東西給他吃的時候,他連看都不看一眼。后來江青就想了個辦法,把小米粥熬得很薄,把菜切得很碎,放在粥里。讓他把飯菜放在嘴邊就能喝下去。江青說,有時主席還叫她在辦公室門口守著,不讓人進來,一些高級干部來了都不見,人家還以為主席是生病了,江青在那里擋著,說主席在寫東西,不讓任何人打擾,有事找誰找誰去。有時可能是在寫作的過程當中碰到了困難,主席就顯得很煩躁,甚至會全身發熱,冒汗。她就趕緊拿著毛巾給他擦拭。有時寫著寫著,手上也發熱了,她就設法找來些恒溫的涼石頭,讓他放在手上握著,用來降溫。江青說,那時她守在主席邊上根本都不敢說話,看到主席寫好一段,就趕緊過去幫他抄寫整理好,有的地方要按他的指點抄寫清楚,她聽說主席寫《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時,是賀子珍照顧他的。

  一個山東的小女子,在我們國家和民族處在最危急的關頭,來到了人民領袖毛主席的身邊去照顧他,不但照顧的那么好,還幫助他整理文稿。我作為她的鄉人,感到非常光榮。

  江青還跟我說:”人家老說是主席先喜歡上我的,其實是我自己先主動去找主席的。我早先就聽說,主席的夫人對主席不好,后來又離他而去,主席一個人生活沒人照顧。我就想要去照顧他”。她說,她多次聽過主席做的演講,看過主席的很多文章,覺得主席才是中華民族的大英雄,是堅決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大英雄,她那時有著強烈的英雄情結。她說她記得很清楚,1938年的春節是陽歷1月31日。那天主席來看她和阿甲主演的《打漁殺家》。阿甲很會演戲,他在舞臺上盡量把自己的身體壓得很低,來襯托她。演出結束后,毛主席到后臺來看他們,并和他們交談。這是她第一次和毛主席直接交談。她說,你不知道主席在和你說笑的時候,那種魅力是她從來都沒遇到過的。她當時就覺得自己可以為他去獻出一切。甚至為他的一個微笑,一個鼓勵,去生去死,去完成自己革命的天職。她當時就覺得,她就是屬于主席的,而且主席也一定會是屬于她的。我問她,你怎么就那么自信呢。她說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會有這個想法,但冥冥中似乎被一種巨力所吸,把她吸引到主席這邊來了。她當時就想,自己這一輩子,就是主席的人了。加上那時主席又已經與賀子珍離了婚,她說,這是老天賜給我的機會。這以后,她就自己找到主席那里去,一開始,哨兵攔住不讓她進去,她就在門口一直等。哨兵沒有辦法,只好進去報告主席,主席馬上就叫她進去了。江青說她幫助主席把《論持久戰》整理出來以后,就被委任為中央軍委秘書,她說這是她在中央機關的第一個職務,也是她一生中最感到光榮的一個職務。江青說,她第一次和主席同居是在1938年7月,她記得那天正是黨的生日。那時,黨內有許多人反對他們的婚姻,特別是張聞天,項英兩個反對得最厲害。說主席怎么和一個戲子結婚。主席很生氣。就對他們說,我是學孫中山。到了8月的時候,賀龍從前線回來,嚷著要主席請客喝酒。這樣大家才都知道了這件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