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視野

美媒:特朗普從全球民主事業中撤退,這是歷史錯誤

2017-09-18  作者:  來源:參考消息  

(文章截圖,圖源:紐約時報)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9月7日發表皮帕·諾里斯題為《特朗普從全球民主事業中撤退》的文章稱,在唐納德·特朗普和雷克斯·蒂勒森的領導下,美國國務院正在考慮改變其使命,包括放棄支持民主和人權。當前的使命聲明寫道:“國務院的使命是塑造并維持一個和平、繁榮、公正和民主的世界,并為美國人民和世界各地人民創造穩定和進步的環境。”

拋棄最根本價值觀

文章稱,去掉“公平”和“民主”這兩個詞完全符合特朗普言論的特點,即基于交易的現實主義。

這樣的變化也許反映出一種越來越強烈的感覺,即大多數支持海外民主和民主思想重要性的項目都是浪費的、無效的、不受感激的,甚至具有破壞性。一些民調顯示,美國民眾(尤其是共和黨人)越來越傾向于民族主義和孤立主義;美國專注于自身問題,許多人不希望美國投身全球人道主義事業。

文章稱,拋棄美國最根本的價值觀,放棄對國際人權事業的承諾,讓仇者快親者痛,美國外交政策的這種轉變將是一個歷史錯誤。

文章稱,美國的民主承諾早已存在,在過去幾十年間一直是充滿黨派分歧的美國外交政策的一根紅線。

在一個世紀以前的1917年4月2日,伍德羅·威爾遜在請求國會批準對德宣戰的演講中,發出了美國總統歷史上最能引發共鳴的呼聲:“為了民主,必須打造一個安全的世界。”1941年,富蘭克林·D·羅斯福和溫斯頓·丘吉爾在《大西洋憲章》中向二戰盟友承諾,將捍衛所有人選擇政府形式的權利。

此后,民主觀念出現在每一位美國總統的演講中,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總統。

優先事項發生變化

文章稱,然而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的優先使命發生了變化。其中一個重要的信號是,蒂勒森國務卿在就國務院2018財年預算發表演講時,對人權和民主只字未提。

他說:“這份預算請求反映出總統的‘美國優先’議程,該議程以美國人的福祉為優先事項,旨在支撐美國國家安全,確保我們的邊境安全,并推動美國的經濟利益。”該預算提案將2018財年“公正和民主治理”部分的支出從2016財年的23億美元削減至16億美元。

文章稱,這個數字也許聽上去花了納稅人很多錢,但與眾議院7月底通過的用于戰斗機、艦船、直升機和軍隊的6580億美元預算相比,不過九牛一毛。國際開發署和國務院將這些資金用于與法治、人權、善治、政治競選(包括用于競選和政黨的支出)和公民社會有關的項目。

文章稱,民主、治理和人權項目的價值無法用金錢體現。但當我們考察旨在加強全球民主治理的國際援助項目的細節時,研究顯示,許多標準的干預行動的確發揮了作用:舉例來說,配額政策增加了通過選舉獲得公職的女性人數;培訓提高了當地民選官員的技能;憲法和法律改革得以實現。

一些風險投資也許沒有回報。例如在委內瑞拉、波蘭和匈牙利。但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正如美國監督機構“自由之家”所證明的,世界普遍都從中受益。進步往往是漸進的,很少成為報紙頭條新聞,但進步無時無刻不在發生。

文章稱,推動民主和人權事業幫助創造了最利于和平和穩定的基礎條件,確保了公共服務的提供,還打造了同盟和友誼。簡而言之,推動民主和人權事業就是美國應該做的事情。因為美國是推動全球民主和人權事業的主要力量之一,放棄該使命的任何一個部分,都將傳遞負面外交信號。

也不符合美國利益

當然,事實證明,當這些價值觀與其他經濟或軍事優先事項發生沖突時,在推動海外民主和人權事業方面,美國外交政策有時說的比做的多,這種情況在拉美尤其明顯。今天,談到推動民主事業,往往會令人想起喬治·W·布什政府時期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新保守主義冒險。相較于新保守主義者當政時期,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外交政策更加謹慎。

文章稱,作為優先事項發生變化的一個重要信號,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分配給民主、人權和治理的對外援助總額減少了一半,即從2010年的35億美元降至2015年的19億美元,但2016年又恢復到27.2億美元。

文章稱,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可能加快新一波全球人權狀況倒退的浪潮,其信號就是全球民主政權的減少。即使以基于交易的現實主義的基本原則來衡量,這也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