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李甲才:《芳華》精剮狠割“鋼鐵長城”

2018-01-11  作者:整理  來源:網摘  

   

 

  自從傷痕文學風靡全國以來,很少看電影了,僅看過《喜盈門》、《紅高粱》等幾部影片。那些形式各異實質近似的詆毀革命、非毛化的矯揉造作無德至極,非常反感因革命獲得新生又敵視革命的無良行作。遠方朋友推薦《芳華》,多日后在本地看了,還真是開了眼界,感觸頗多。該影片為抹黑人民解放軍效勞,是推進蘇變俄模式再現中國浪潮中的一波漣漪。

  上世紀蘇聯在“一朝分娩”中變成了俄羅斯,這是全世界為之震驚又不得不承認的大事。促成此變的多種力量一時難以一一列舉,其中意識形態領域內輿論導向的巨大作用不可低估。該領域有的是自覺的,有的隨大流,客觀地衡量比原子彈作用大。

  過去在戰爭年月有個為誰扛槍為誰打仗的思想教育課題,雖然這并不是每個戰士都很清楚的事,但卻客觀地體現了為一定的階級、政治集團而扛槍打仗的實際。北伐勝利了,蔣介石就組織南京政府瘋狂屠殺共產黨人。解放戰爭勝利了,新中國就成立了。

  看《芳華》電影,馮小剛、嚴歌苓可能是無意識的進入到在中國復制蘇聯變成俄羅斯模式的“大合唱”中,或自覺而為。1976年后演藝界、影視界一步步就成了目前這個樣子。思想文化陣地與其說是丟掉,不如說是拱手相送。要搞成同1976年前不一樣的社會,需要有與化公為私、與國際接軌相適應的輿論氛圍。謀求名利雙收的人們自然乘機鉆營,上演了無數的鬧劇。凡能丑化中國的,特別是能丑化毛主席領導干社會主義時代的,在國內國外名利雙收,如此什么事都能干出來,有名有錢何樂而不為?莫言成為污蔑誹謗領袖時代的集大成者,得諾貝爾文學獎。

  馮小剛嚴歌苓舉利劍砍向了毛主席時代還未被全部攻克所剩的軍隊“堡壘”,亦做成一筆倒賣紅色題材的大單生意,據說票房價值特高。11屆6中全會決議評判了大躍進到1976年間的政治、經濟、思想文化,均插上了左傾標簽。現在總算是完成了農業、工業范圍全部私有化的目標,余下的大國企國務院已發文命令2017年底改完,國企從此進入歷史。土改由方方的《軟埋》搶到任務定了性。就剩下解放軍這一塊了,《芳華》電影如鋼刀精剮狠割其強壯的肌體。

  《芳華》貶損解放軍這個鋼鐵長城一箭雙雕,前邊丑化1976年前的時代,后邊抹黑“中特社”時期。同“蘇共社”被埋葬前那一段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那時既誹謗列寧斯大林時期,赫魯曉夫、勃列日涅夫等也在掃蕩之列。只有當蘇聯蛻變成俄羅斯、獨聯體,才算完成了由開始搞修正主義時釀成的終極目標,走完了由社會主義到資本主義復辟的全過程。

  用政治標準分析評論電影不是毫無來由,電影不是超階級的抽象的,本身就是以一種帶有娛樂色彩的藝術形式表現政治傾向的。被吹捧為無限自由的美國電影,也必須宣傳、表現符合美國是先進社會的需要才能上演。中國拍攝的上甘嶺電影就是無償服務在美國也演不成。即使純粹的軍事武器,也有個掌握在什么人手里為什么人服務的職能上的分水嶺。那么多一流的軍艦飛機把美國武裝成一超獨霸,橫行全世界,更何況專門在事中塑造人的電影呢?

  電影總是把政治觀念融化在特定的情節中。《泰坦尼克號》就是宣揚美國人偉大的影片,收到了預期的效果。美國是強霸,就是指出對中國人的誣蔑,那時的民國政府也不敢公開說明。劉仰在《洋奴知識分子是最大的國恥》文中寫道:“泰坦尼克號上一共有2200人,生還人數700多人,1500多人遇難。按頭等艙、二等艙、三等艙劃分,頭等艙生還比例超60%,二等艙生還比例不到50%,三等艙生還比例不到30%。生還的700多人中,男性女性人數大致相同,男性略多些。這一數據與所謂‘婦孺優先’原則顯然不符,相反,明顯體現了等級原則”。“自1912年以來,關于泰坦尼克號的神話一直在中華民國的教課書里”,“存在了將近40年”。“1936能10月上海《西風》雜志署名洪皓的文章,重復了被救者大多數是婦女兒童的謊言”(2017年7月13日紅歌會網)。現在也很少有人揭穿偽裝。

  《芳華》的拍攝藝術、畫面、演員技巧都是過去無法比擬的,只可惜用在了不為社會主義唱贊歌的軌道上。這不是特例,小說界也同樣。那么多中國人在為美國做事對付中國,馮、嚴是謠毀中國的翻騰波浪在電影方面的表現,影響力小覷不得。

  蘇聯解體時,烏克蘭當局以美國高興為所能,生怕把社會主義時期的遺產清理的不干凈了,連原子彈都按美國旨意銷毀了。公有制社會和私有制社會的不同點從這里可以非常明確的顯現出來,損失不具體涉及個人,什么想象不到的事情都可以干出來。中國也一樣,若是大人物的私有財產能那樣隨意混改不?就剩下解放軍沒有私有化了,如同國企早不知姓了什么,作可以隨意戲嘻的噱頭也就是無關緊要的事了。

  影片中劉峰負傷后要求把火焰噴射器拿來自己守護戰友遺體時,對這種不怕犧牲的大無畏行為,畫外音旁白冒出了“劉峰是不想活了,他渴望犧牲,只有犧牲了,他平凡的生命才可能被寫成一個英雄故事。他的英雄故事可能會流傳很廣很遠,也可能被譜成曲,填上詞,寫成歌,流行到一個女歌手的歌本上。那個叫林丁丁的女歌手不得不歌唱”。卑劣的妄判推測是對英雄的侮辱嘲諷。緊接著該影片畫面上映現了《英雄兒女》電影演唱《英雄贊歌》的片段,把無恥荒唐的調侃引申到以往的英雄事跡上。多年來人們都知道的原因,使多少國家都虎視眈眈地覬覦中國的領土領海,美國須臾不息不遠萬里而來。那樣極其輕蔑的奚落英雄壯舉,未來有個三長兩短,挺身而出者怎么想!

  人民解放軍一經誕生,在毛主席新建軍思想和路線的武裝、領導下,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戰無不勝所向無敵,威武之師名副其實。在奪取政權的革命戰爭歲月,戰勝了占領大半個中國的日寇,消滅了有美式裝備的800萬國軍。新中國成立,抗美援朝打敗了不可一世的以美軍為主的聯合國16國軍,在中印邊界打垮了印軍,珍寶島打贏了蘇修軍隊,在南海贏得了與南越的海戰。《芳華》指向建樹了巨大功勛的人民子弟兵,涉及到帶槍的軍隊范圍,步入了與蘇聯法捷耶夫小說《毀滅》描述的相反道路,算得上是突破了極限。借軍隊資源謀私也是一種商業套路。

  污蔑人民解放軍采用文工團女兵作題材,這就有了當下時興的所謂表現“人性”的“看點”。在多年來把越軌視為性解放的鬧嚷中,失去了高尚情操的調節轉移,瞄準漂亮女子的半身渲染,也算是狡黠地挖掘商業規律營造“適銷對路產品”了,頭腦機靈得不低于馬云,知道怎樣從青少年口袋里掏出錢來,至于他們受什么樣的熏陶是不考慮的。

  與人民解放軍輝煌戰績相伴的是在革命隊伍的大家庭里,英模輩出、光彩照人,董存瑞、黃繼光、邱少云、張積慧、雷鋒、王杰、歐陽海等英雄人物成為社會主義時代風尚的象征,是社會主義時期最敬愛的人。編造情節褻瀆曾經為把中華民族從苦難中解放出來不惜流血犧牲的英雄和軍隊,如當年等吃“戊戌變法”六君子腦漿治病一樣,但這因無知釀成。如若拿他們的腦漿去倒賣賺錢,那簡直就是禽獸不如了,把這些無任何道德標準約束的或自我約束的人只能放在披著人皮的禽獸貨架上。

  況且,這支軍隊的締造者都被“無所謂”了,馮、嚴一類也就是不正常狀態中的正常事了。再則,全世界的社會主義國家都如此,后來者們不過是把此類惡作劇再重復一次而已。在如今嗜錢如命的環境下大人物都無所顧忌了,馮小剛嚴歌苓還有什么呢?

  那個年月在解放軍大熔爐里,部隊文工團絕不是“洪洞縣里無好人”那樣的情形,根本無任何可能發生《芳華》里杜撰的那些不齒之事。把目前的種種齷齪無恥行徑,象煙云一樣擴散的“楚歌”硬粘貼在那個干干凈凈的時代,應該受到譴責。

  CCTV8頻道常演播男女三角或多角戀情節的電視劇,近似“黃色娘子”的裝扮,表情、語言溢流著挑逗、教唆的明示暗指,動作下流如示范一樣。電影超大屏幕播放的立體效果誘發出更大的刺激,《芳華》的精心策劃決定了上演迅速獲取巨大收益。馬克思揭示“資本家有50%的利潤,就會鋌而走險;有了100%的利潤就敢踐踏人間一切法律;有了300%的利潤就敢冒上絞刑架的危險!”天賜良機,沒有風險利益大。

  面面俱到就有可能露出破綻,軍隊的普遍情況不是幾個人知道。1976年前入伍政審嚴格,何小萍父親有政治瑕疵不可能入伍,能入伍就不受歧視。無論怎樣偽造的傷痕文學都被囫圇吞棗歡迎的時代過去了。以軍隊題材作背景,尋求另類產業門路謀私利,貶低人民子弟兵被批駁很正常。

  我們都非常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變化才產生了現代社會,那么,對出現如此之多的匪夷所思之事就一點也不感到奇怪了。否定狼牙山五壯士的;戲說阿慶嫂的;重新解讀董存瑞的。袁騰飛把毛岸英在朝鮮被美軍燃燒彈燒死譏笑成“掛爐烤鴨”,沒有刻骨的仇恨能這樣惡毒?干社會主義搞公有制的“共產”行為是得罪人的事情。蔣介石不是反動派了,秦檜站起來了,誰有可能跪下去?曾國藩成了楷模、李鴻章被平反,就能明白社會發生了何等大的驚人變化!

  現在各派政治力量相激相蕩、相生相克,有些事情已超出了常規設想。舊房子再修補都不行了,還不如推倒重建比修補成本低、見效快。不窺馮嚴內心世界,或許他們還有更深的打算,先在文化界賺錢寄身,那就是另外一碼事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