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羅胖騙你了嗎?——關于知識付費的一些爭議

2017-10-30  作者:吳法天  來源:網摘  

   前幾天,某報編輯給我打電話,問我對一篇刷屏文章的看法。《羅振宇的騙局》,我是看到過的,說的主題意思是大部分的知識付費都是大忽悠。隨后,對這個話題又展開了一場掐架,贊同者認為,一切速成都是耍流氓。這個時代,很多人患上了知識焦慮癥,又不知道怎么選擇,于是就有了可規模復制化的未經思考的所謂“知識”,但這些知識未必有用,提升自己需要深度思考。反對者認為,寫《羅振宇的騙局》的作者才是騙子,這是一篇幾個月前的舊文,原題是《羅振宇永遠不會告訴你的秘密》,質疑的是知識付費,但邏輯不對,羅的粉絲還進行了逐條反駁,結論是就算是知識的搬運工、二道販子,也是有價值的。

  我覺得《羅振宇的騙局》寫得不全錯,而羅振宇的粉絲也不全對。如果只是限于羅振宇個人,討論沒多大意義,因為羅振宇的商業模式成功,并不代表知識付費有意義,而羅振宇即使是騙子,也無法推翻知識付費存在的價值。問題在于,知識付費是否如作者所說的“可規模復制化”的知識,是否屬于“未經思考”的內容,是否對讀者有用?到底是誰在販賣焦慮?

  在沒有互聯網之前,人們獲取知識的方式,基本上都是通過閱讀。為什么說基本上?因為知識可以直接獲取也可以間接獲取,你知道從樓上跳下來會摔死,不見得要自己去檢驗或嘗試一下,知識積累通常是在前人經驗的基礎上,人類通過一代代的更迭,實現知識不斷更新。“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并不適用于任何場合,只是針對一些實踐性的學問。不善于間接獲取知識,就無法節約獲取知識的成本。是的,學習是有成本的。上學,要付學費,要買書本,上興趣班,更得支付額外的乃至昂貴的學費。就算是自學,難道就不需要成本嗎?知識付費只是把這種成本更具象了,讓你直接感受到知識的市場化。

  大多數知識是“可規模復制化”的,這本身沒有什么錯。我們的九年制義務教育,課本不是千篇一律的嗎?你讀的《小馬過河》跟他的《小馬過河》一模一樣。成千上萬的學生,都是接受這種可規模復制化的知識成長起來的。就算是私立學校或貴族學校,同一個學校或同一個班級,教的東西還是一樣的,不可規模復制化的,是私人定制,那樣教育的成本會無限放大,你承受不起。只有可規模復制化,才能保證知識普及的低成本和大范圍,而且經過無數人檢驗,也更為準確。如果知識付費的“答主”針對每一個用戶進行一對一的輔導,成本也會很感人,就像律師提供法律咨詢服務一樣,最高可以收到每小時一萬五。

  是否經過“思考”,不可一概而論。其實,知識和能力的培養,不是截然區分的。老師在課上講的,大多數是知識點,但知識點能否經過思考后轉化為自己的東西,則因人而異。比如,我在課堂上講“犯罪現場勘查”,或許是一些刑偵常識,或許是某個案例的剖析,涉及到物證、法醫、自然科學以及證據法的知識,如果學生像聽故事一樣,不加思考,就會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最多考試時強化記憶一下,然后該還給老師的還是還給老師。如果有的學生在聽講時積極思考,而且參與互動,并嘗試在實踐中運用相關的專業知識,就會具備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同樣的知識,因不同的學習方法而具有不同的效果。

  說到是否“有用”的問題,是關鍵所在。《羅振宇的騙局》作者認為,“學了一大堆新名詞、新概念、新思維,看似什么都知道,其實一點卵用也沒有”。有用和沒用的判斷,不能如此簡單粗暴。很多基礎知識,未必對你的生活產生什么實際效用,如果以功利的角度判斷,大多數是無用的。你小時候學的函數對你現在的工作有用嗎?你曾經熱衷和研究過的那些化學公式對你有用嗎?很多專業知識,生活中未必用到,但不代表它沒有價值。古人研究天文,被認為是貴族的奢侈活動,整天埋頭干活的人會鄙夷地說,那些東西有卵用?那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有卵用?陳景潤去做哥德巴赫猜想有卵用?

  前段時間,我在家里接待了一位九零后的學者。之所以稱其為學者,是因為我認為他掌握了社會科學的基本研究方法,并一直在進行系統的研究。他對伊斯蘭文化很感興趣,為此閱讀了大量的經典文獻,拜訪了很多這方面的學者,走遍了世界上很多伊斯蘭國家,并已經為此寫了大量的文章,正準備出書。可他同時又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大學畢業后一直在經營家族企業,學術研究只是他的興趣愛好。他研究的東西跟他的日常生活毫無關聯,他的父母也都認為毫無用處,但他卻樂此不疲。我認為這種思考和研究是有意義的,不僅對于他自己,而且是對于整個社會,這其實是知識給予我們的最大魅力。

  因此,在判斷是否有用的問題上,可能不應采取極其現實和功利的方法。有些知識,直觀上并不見得有用,對于你升職加薪沒有任何功效。你從事的工作也許是瑣碎而具體,需要的是技能培訓,而知識付費的內容可能陽春白雪,但純粹的精神需求,也是一種功效。你利用業余時間在喜馬拉雅聽完了一部二十四史,或者在上下班乘車時間學習了西方美學概論,這些當然不會產生讓老板給你中餐加個雞腿的能量,但學習本身可以那么功利嗎?學習是一種習慣,也是一種信仰,知識付費本身不一定給你獨到的知識,但可以督促你養成學習的習慣。比如,參加司法考試,你可以像我這樣完全靠自學,什么班都不報,也可以花錢去報一個輔導班,讓司法考試學校的老師和同學們促進你的學習。這完全取決于你自己的學習習慣。疲于上班的人,很多已經沒有學習習慣了,不是嗎?

  當然,我認為知識付費有用,并不代表我完全贊同羅振宇的商業模式。在我看來,羅振宇的成功之處不在于他有多少獨到的見解,至少我本人是不贊同他的大部分觀點的。但作為一個商人,一個熟悉媒體和互聯網傳播行業的商人,他的確把知識付費的商業化做得很成功。在他的傳播中,融入了很多營銷手法,把一些原本平淡無奇的內容包裝得很豪華,很吸引人,甚至通過制造知識焦慮的方法讓你去交智商稅。他把成功學和類似傳銷手法運用得爐火純青,使得他的粉絲看起來像是某個邪教組織的成員,所以褒貶不一、毀譽參半也是正常的。在這個時代,碎片化的、快餐式的知識分享,符合互聯網上急功近利、浮躁的氛圍,羅振宇的商業模式完全抓住了客戶心理,不賺錢都難。系統化的、更深入的學習,應該是在高校,在課堂上,但大多數人都不具備重返學校的機會和成本,因此,用知識付費的方式給自己充電,哪怕是心靈雞湯,也好過不學習。

  只是,我需要提醒各位的是,知識付費的市場,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有些人收費,傳播的不一定是你需要的知識,還有可能是毒藥——因為沒有了嚴格的審核和過濾,互聯網上一定存在偽知識分子傳播的內容。你的付出,只是成就了他們的財富之夢,而不會成就你的成功之夢。有些人善于把常識包裝成雞湯進行兜售,而且讓你覺得自己學到了成功人士的秘笈,被洗腦而渾然不覺。當然,也有些人不乏真知灼見,但他不一定收費或者只需要你支付很低的成本。你付出的金錢并不一定跟你得到的成正比,這需要鑒別。而鑒別本身需要能力,很多人的焦慮,來自選擇的困惑。????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号